2008年7月31日

两首老歌

流行音乐方面,我向来都很迟钝,所以就总是在老歌里徘徊。最近又回味了两首老歌,一首苏芮的《一样的月光》,一首郑智化的《中产阶级》。

蘇芮-一樣的月光

作詞:吳念真/羅大佑 作曲:李壽全 編曲:陳志遠

什麼時候兒時玩伴都離我遠去
什麼時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擁擠 拉開了我們的距離
沈寂的大地 在靜靜的夜晚默默的哭泣

什麼時候哇鳴蟬聲都成了記憶
什麼時候家鄉變得如此的擁擠
高樓大廈 到處聳立
七彩霓虹 把夜空染得如此的俗氣

誰能告訴我 誰能告訴我
是我們改變了世界
還是世界改變了我和你

誰能告訴我 誰能告訴我
是我們改變了世界
還是世界改變了我和你

一樣的月光 一樣的照著新店溪
一樣的冬天 一樣的下著冰冷的雨
一樣的塵埃 一樣的在風中堆積
一樣的笑容 一樣的淚水
一樣的日子 一樣的我和你
一樣的笑容 一樣的淚水
一樣的日子 一樣的我和你


中产阶级

词/曲:郑智化

我的包袱很重
我的肩膀很痛
我扛着面子流浪在人群之中

我的眼光很高
我的力量很小
我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偷偷跌倒

我的床铺很大
我却从没睡好
我害怕过了一夜就被世界遗忘

我的欲望很多
我的薪水很少
我在台北的马路上迷失了我的脚

没有人在乎我这些烦恼
每个人只在乎他的荷包
我常常喝着可乐我吃着汉堡
只是心中的空虚饥渴无法填饱

是不是就这样平凡到老
我的日子一直是不坏不好
是不是学会了放弃思考
这样的我才能够活得很好
头壳坏掉才能够活得很好

这两首歌,小的时候喜欢旋律,长大了喜欢歌词。

2008年7月29日

或许韩国人并不那么笨

前阵子韩国人抵制美国牛肉,夸张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很难理解,一面是本国牛肉价格狂高,已经上架的美国牛肉供不应求;一面是大批民众围攻政府要求停止进口牛肉——感觉既分裂又自虐。

直到最近读到郎咸平的“产业链阴谋——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才有所醒悟。

韩国总统李明博要进口美国牛肉,读者知道不知道韩国民众为什么这么激动要冲击韩国政府呢?!读者以为韩国人只是好斗吗?我告诉各位读者,韩国人比我们聪明的多得多,他们从亚洲金融危机学来太多经验那就是韩国一旦成功了进口美国牛肉以后,美国牛肉特别的便宜,他将席卷全韩国牛肉户,把全韩国养牛户淘汰,到最后,韩国牛肉价格将被国际金融炒家掌控!所以我个人认为,韩国老百姓反对政府进口牛肉是有原因,因为只有自己生产,才不会被别人所控制,就这么简单!


文中“金融超限战”的概念,感觉和《货币战争》所要表达的中心思想类似(没正经读过《货币战争》,不敢肯定),大概就是说国际金融巨头所操纵的世界范围内的金融垄断,可以操纵几乎任意商品的价格。

而“二元经济”说,和陶显芳先生的观点(为什么大学毕业生工作难找一)本质上是一致的,说的是国内营商环境的恶化,导致资源大量变成热钱(股市、楼市),进而变成泡沫,进而引发通货膨胀。

以上两个观点,我没有把握说是正确的,因为手里没有可信数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你信么?媒体专家们提出的数据你又信么?),所以只能以亲身经历相验,以自己有限的智力判断,感觉是对的。如果这些理论是对的,那么韩国一般民众所表现出来的,就远不是分裂和自虐,而是一种智慧了。

突然间想起老马的那句“资本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鲜血和肮脏的东西”。突然间也有点明白了为何无论日本本土的产品——从农产品到电子设备——如何质次价高(或者说是质平价高吧,或许日本的农民真的已经尽力了),日本人都会近乎偏执地优先选择国产。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或许离文明而和谐的供求关系决定价格的自由市场经济还很远。

2008年7月18日

eclipse 的 svn 支持怎么这么差

毕业之前一直用的是 windows 平台,那时候除了写 delphi,拿 eclipse 写 java 也是很爽的事情。工作以来一直是 c++,主要平台是 linux,离开 eclipse 一晃就是两年多。两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delphi 已经物是人非,令人唏嘘不已了。

最近有机会重拾 java,才发现 linux 平台上 eclipse 对 svn 支持的是如此之差。有人或许会说,subclipse 不是很好用吗,装个插件就可以了啊——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

subclipse 的主页上,最新的版本是 1.4.x。这个版本的 subclipse 取消了 SVNKit 接口,只剩下了 JavaHL。而后者在 linux 平台上通常都是一个默认无效的选项,要使其生效需要手动安装 JavaHL 库(参见 subclipse 的官方 FAQ)。

然而,获得这个库并非很简单的事情。debian 系的可以直接加第三方源,RPM 系的可以拿搜到的 RPM 包碰碰运气,其他发行版的估计就得自行编译了。还好 FAQ 那页接下来就是一系列的编译、安装步骤,看起来真是够麻烦。

无意间搜到了 subversive,号称是 eclipse 官方的 svn 支持插件。尝试了一下,堪称痛苦。网站提供的 update url 装倒是能装上,装上了却不能用。仔细扫一眼,原来还以来其他插件:

Important: In order to start work with the Subversive you should install SVN Connectors distributed from external location. Such scheme of distribution caused by licensing requirements.


这个“其他插件”的页面或许就是 subversive 进入 eclipse 前的老东家吧,其 svn connector 被可耻的标成了“optional”,晕。尝试装这个 optional 的 svn connector,提示又缺依赖插件若干……

这里给出一个能够快速解决问题的变通办法:安装 subclipse 1.2.x。即,将 subclipse 官网提供的 update url 改成 http://subclipse.tigris.org/update_1.2.x,装上之后 Window->Preferences->Team->SVN 里面把 SVN Interface 选成 SVNKit 即可。

附一、试了一下 netbeans 6.1,感觉很好。个人感觉完全已经可以取代 eclipse 了。
附二、回头试一下 jdee on emacs 如何。

2008年7月2日

笔记本硬盘到底能 unload 多少次?

之前写的文章(警惕 laptop-mode-tools 的 HD_IDLE_TIMEOUT 参数archlinux 下的 load/unload 问题还是那个硬盘 load/unload 的 bug ),都是基于“硬盘的设计 unload 次数有限,对此不加控制会影响硬盘寿命”这样一个前提。但对于这个前提自身是否靠得住没作过多关注。这次就拿着硬盘的 spec 来说一说这个事情。

我的本用的硬盘是 FUJITSU MHY2120BH,这里是其详细的规格说明书(PDF)。

1.10 节关于 Load/Unload Function 原文如下

The product supports a minimum of 600,000 Load/Unload cycles.
Unload is a normal head unloading operation and the commands listed below are
executed.

也就是说,这块硬盘的设计 Unload 次数不小于 60 万次。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了。

1.11 节关于 Advanced Powermanagement (APM) 提及

SC = C0h - FEh : Mode-0 Active Idle → Low Power Idle
SC = 80h - BFh : Mode-1 Active Idle → Low Power Idle (Default)
SC = 01h - 7Fh : Mode-2 Active Idle → Low Power Idle → Standby

这个应该就是和 hdparm -B 所设置的值了。与 hdparm 的 manpage 略为不同的是,这块硬盘的 apm 有三个值段,默认是 128(这个和旧文的测试结果是相同的),也就是 Mode 1。

注意这段,只要进入了 Low Power Idle 状态,硬盘就会进行 unload 动作。

Active Idle: The head is in a position of extreme inner in disk medium. (VCM Lock)
Low Power Idle: The head is unloaded from disk. The spindle motor rotates.
Standby: The spindle motor stops.

这里应该注意一下两个容易混淆的概念,unload 和 spin-down。前者指磁头归位,后者指马达停转。

那么,Mode 1 下硬盘的具体行为是怎样的呢?还在这一节,看 Table 1.7(画表截图都够费力,这里就只贴文字了)

Mode-0: Mode shifts from Active condition to Active Idle in 0.2-1.2, and to Low Power Idle in 15 minutes.
Mode-1: Mode shifts from Active condition to Active Idle in 0.1-0.2 seconds and to Low Power Idle in 10.0-27.5 seconds.
Mode-2: Mode shifts from Active condition to Active Idle in 0.1-0.2 seconds and to Low Power Idle in 10.0-27.5 seconds. After 10.0-40.0 seconds in Low Power Idle, the mode shifts to standby.

也就是说,默认设置下(即使不用 linux),当硬盘在空闲了 10~27.5 秒之后就会进入 Low Power Idle 模式,也就是 unload 一次。

通常,我们应该认为出厂的默认设置应该是安全的。究竟有多安全呢?来算一下,按 18.75 秒 unload 一次(10~27.5 的平均值,其实这也是相当相当坏的情况了),60 万次的设计寿命可以支撑 11,250,000 秒,即 3125小时,即 130 天。这个数字看起来不那么乐观。但是能得到这么坏的结果,前提是你足够有耐心,每天 24 小时不间断地每 18.75 秒就激活一次硬盘,而且你的运气足够坏,硬盘恰巧在 18.75 秒之内就进行了 unload 操作而且恰巧 unload 60 万次就寿终正寝了。如果按每 1 分钟激活硬盘一次,每天 12 小时计算,结果会变成 833 天。而实际使用的场合,两次激活硬盘之间的间隔可能会很大。

出厂默认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就算我这个人非常胆小,这块硬盘的 Mode 0 也足够用了(15 分钟 unload)一次,只是此时需要手动指定一下 hdparm -B 192。

当然,以上只是以我自己这块硬盘为准作出的结论,还不放心的朋友可以自己搜一下自己硬盘的型号、对应的 specification,自己给自己找个定心丸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