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五月, 2009的博文

debug 故事之二——“wireless switch”

图片
自从 2.6.29,本本的无线网卡(ath9k)就不能上网。正巧 2.6.29 刚出来的时候另有一票人在邮件列表里抱怨无线网卡的问题,我便以为这是个普遍现象,在群众雪亮的眼睛前不久就可得到修正。 等啊等啊,一等就到了 2.6.29.3,问题依旧没有改观。而此时,邮件列表和论坛里的其他案例早都消停了。 我讨厌一个人的战斗。但我决定不能傻等。 症状:networkmanager 无法搜索到无线信号。停用 networkmanager,手动 iwlist scan 也一样。 病历: 1、分析其他 2.6.29 无线网卡问题案例,安装 crda 和 wireless-regdb 并进行相应设置,无效。 2、找到了 Linux 无线驱动的官网,在 2.6.29 下编译 daily build 的 compat-wireless,无效。 3、刚好手边有块 pcmcia 的无线网卡(ath5k),发现在 2.6.29 下可以正常使用。 4、设置不变,降级回 2.6.28.x 问题消失,升级到 2.6.29.x 症状出现。 似乎是 ath9k 的问题。或许是 2.6.28 -> 2.6.29 引入的 regression?我决定给 kernel 报 bug 。 马拉松式的诊断开始: 1、根据 John W. Linville 的建议编译 2.6.30-rc5,无效。 2、在 Luis R. Rodriguez 的热心指点下,看 dmesg,看 irq,无果。 3、打补丁,编译内核。 4、重复 2、3 步。 几经周折,收效甚微。Luis 似乎也懵了。 算了,为了不耽误找工作,先回到 2.6.28 待着吧。 直到昨天。2.6.29.4 出世,手痒。没有惊喜。 百无聊赖,翻了翻 自己报的 bug ,回味着 Luis 说的 dmesg 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或许是 networkmanager 的问题?虽然不信,但是有病乱投医,索性看一下。google 告知 networkmanager 的日志记于 /var/log/daemon.log。 对比升级前后的 log,2.6.29,"deactivating device (reason: 2)"之后再无消息。 这"reason 2"

IT 迷途 (4)

1991 年的夏天,一件重要的事发生了——我参加了那年的 全国少年儿童计算机应用竞赛 ,一个我一度以为就是 NOI 的比赛。 参赛的名额只有两个。大师姐二师姐当仁不让。L 老师很想再带些苗子出去见见世面,但也很犹豫。组里剩下的四小强都是刚刚念完四年级的小不点。此去先取帝都,再战廊坊,舟车劳顿,人地生疏。这事放在今天连组织个春游都要犹豫再三的教育工作者眼里,就是天方夜谭。 当然 L 老师也必须征求家长意见。家长会的结论,我随两位师姐赴京,没有参赛名额,目的是涨见识。我一直相信这机会是我老妈给我争取来的。她过人的战略眼光曾数次改变我的人生轨迹(比如 1987 年老妈托关系把我送入离家 5 公里的 J 小学),这次也不例外。 师徒四人就此上路。 这是我第一次坐长途火车,硬座。那时从东北老家到帝都的火车要跑上大概两天一夜。我仍然记得前排顺窗口扔盒饭溅在我胳膊上的菜汤,打扑克输了请大家吃西瓜(真是没拿我当小孩啊~),以及到了北京某招待所的第一晚,躺在床上却依然咣当咣当在颤的感觉。 在北京,我们和 Y 中学的 T 老师、Q 学长和 Y 学长汇合。 T 老师是位很和蔼的女老师。二师姐毕业之后还专门去 Y 中学投奔了她。只是好像她不久就退休了,Y 中学的计算机竞赛便从此无人挑梁,这是后话。 Q、Y 两位学长都是清瘦的帅哥。Y 学长多数时间都无视我的存在。但 Q 学长会在闲暇时问我所学,并加以点拨。如今想来大抵是 Q 学长更年长成熟,因此更平易近人吧。L 老师要务所累无法分身那日,更是 Q 学长带我乘地铁(貌似当时只需 5 毛钱)去石景山游乐园玩了一圈。石景山游乐园,此生只去过那一次。现在回想,隐约记得过山车,竟忆不起是否坐过。反倒是 联合大作战 的街机,我竟侥幸比 Q 学长活得久些,历历在目。真是天生的宅男。 参观了当年令人震撼的 Apple IIe 控制小车走迷宫,也算不虚此行了。 但 L 老师毕竟神通广大。 他在比赛的最后一天,为我争取到了上机的机会。 工作人员看了看我的年龄,指给了我一台 Apple IIe——一台操作环境里甚至没有光标的 Apple IIe。没有光标!!对于 LOGO+一点点 BASIC 就是全部的我来说,这样的环境陌生到难以想象。 其实那只是个指法游戏。 “一架拖着字母的飞机自屏幕上方飞过,按下相应键即可令位于屏幕下方的高射炮命

碎裂的液晶屏

图片
液晶屏碎掉对 lyman 来说并不常见。上次 lyman 看见液晶碎掉还是小学,电子表。断裂处的液晶像黑乎乎的墨水一样溢开。 这次牺牲的是曾经为 lyman 服役相当一段时间的康柏经典 12 寸小本 N410c。它自从 lyman 有了新欢 Fujitsu MG75X/V 之后就一直担任下载机的任务。回国的时候在成田机场由于严重超重狼狈不堪而索性选了海运,却未料真的难逃厄运。 好在尚无他恙,下载机仍可胜任。

IT 迷途 (3)

图片
寒假结束之后,我成为了微机组里的六名骨干之一——这意味着,我有了在微机组的固定个人用机——一台 Apple IIe。 Apple IIe 的键盘比之 Laser 310 自然强了不止一个档次,唯独空格键仍略显美中不足——那个硕大空格键需要颇有技巧地点击中央才能按下。而且即使“正常”按下,也免不了弹簧、铁丝和塑料键帽合成的“哐哐”的震动声。起初 L 老师颇心疼,曾明令要求禁止“哐”声出现。但设计上的缺陷毕竟难以克服。代码写得得意忘形的时候,又有谁会耐心地去侍候吵闹的空格键呢。渐渐的 L 老师也就由我们去了。 当年组里还有两台短键程 Apple IIe,类似今天的超薄键盘或笔记本键盘,键高只有上图一半的样子,手感一流,空格键更是按哪里都没问题。能在“哗啦哗啦”的柔声细语中运指如飞,羡煞我等“哐哐”旁人。可惜仅有的两台短键程苹果,一台故障频发,不堪久用;另一台是镇组之宝,汉卡、打印机(应该是 Epson MX-80,如图)一应俱全,平常非老师和大师姐勿动。 恰好这段时间,J 小学引入标准差来评价教学成果(现在回想起来 J 小学当年真是够先进)。这就要求教师们除了平均分,还要计算标准差。而后者的计算过程太过复杂,手算既慢又容易出错,于是老师们纷纷求助微机组。L 老师有现成的 BASIC 计算程序,但是考试成绩仍需以一堆 DATA 语句的形式录入电脑,是必不可少的体力活——体力活自然要找男生来干。为了让计算结果能够打印出来,L 老师也只能委屈大师姐,迁就我等民工。 而我也干得不亦乐乎。虽然我根本不懂标准差的涵义,甚至尚未开始学习 BASIC 而完全不懂也不记得那段程序,但是能够在包括自己班主任在内的各年级老师面前,亲手展示“微机几分钟就顶大半天人工”的神奇,让我觉得自己光芒万丈——虽然我只是个敲 DATA 的,但也多少代表了点先进生产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