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五月, 2007的博文

“激流中国”,那一份无奈的沉重

“激流中国”是日本 NHK 电视台制作的关于中国社会问题的纪录片,刘庆云的最新力作。大概一周前,因反响强烈而盘踞水母十大。这样一部不可多得的好片,几乎就被我错过。幸而这世界上还有 bt、emule 可用,终于得以一睹而无憾。

“激流中国”到目前,共有两集。第一集讲的是关于贫富差距。通常,我会以为即使艰难困苦,仍旧应该给人们留有希望。看不到希望的人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只能在沉默中灭亡。尽管在中国飞速巨变的今天,我已经麻木于种种怪现象,知道中国社会存在种种不公,但是,当这些事实真正被真实地呈现于我眼前时,我还是深深的震撼了。

震撼不仅仅来自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的奢靡与大多数为生计所迫背井离乡的未富起来人的困苦所形成的强烈反差,更因为在“激流中国”中,倘若我就是那些挣扎在贫穷与痛苦中的人们,我看不到希望。是的,看不到任何希望。

究其原因,我认为是这个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社会。

于是,一旦沦为贫民,即使从未富有过,也再难获得做人的基本权利,繁衍、健康、亲情,所有的所有都会被生存的压力无情的剥夺。那是一种即使抱定必死的决心也无力改变现实的无奈,宛如那些呐喊着向八国联军阵地一次又一次冲击的中国军人的悲壮。

当乡村的小学里,孩子们朗诵起自己的理想的时候,我潸然泪下。那是仅留存于孩子们尚未涉世的头脑中,执着而虚幻的希望。这些镜花水月般的希望如风中之烛,看了让人心酸。

而随后的第二集,则是在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中国人自己很少意识到这些问题的存在。片尾,南风窗主编的一席话格外令人印象深刻:“这个舞台很小,只能跳跳交际舞,想要跳华丽的芭蕾是不可能的”,“说话要看清楚时机,明天的话不能拿到今天来说,即使这个话本身没有错”。

呜呼!解决问题之道,决不是将之隐藏起来。任何健康的软件开发,任何健康的工程推进,乃至任何健康的社会发展,对于自身的缺陷和问题,原则上都是力求早发现,早解决。掩盖问题的症状,不仅无益于解决问题,反而会将问题越埋越深,而白白增加未来解决问题的难度和成本。当问题变得无法回避而必须得到解决的时候,通常不外乎两种情况:一,为了解决问题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二,问题根本已经无法解决,系统因此崩溃而不得不重建一个。

难道这样浅显的道理就是有人不明白么?难道真的要等到陈胜吴广来给这些困顿的贫民带来希望么!?

我曾经很反感这句话:“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因为这句话往往成为某些烂人推卸己责于他人的借口。但是此…

推荐 Gladder

关于绕过 GFW 的办法,之前我一直都推荐 Tor。Gladder 很久以前试用过,并不理想,索性再也没有考虑。最近水木上有人重提 Gladder,于是又装上试了试,效果好了很多,于是向大家推荐。

Gladder 远没有 Tor 的原理复杂,所以使用起来也比 Tor 要简单。Firefox 的“工具”-“附加软件”-“获取附加软件”,在 firefox 官方的 extension 站点搜 gladder,安装即可。

Gladder 实际上就是在维护一个代理服务器列表,对于其所记录的 GFW“和谐”站点,自动使用代理连接。这样的工作原理使 Gladder 很容易被 GFW 反击——只要再“和谐”掉代理站点即可,估计这可能也是我初试 Gladder 时效果不佳的原因。

但是 GFW 毕竟无法“和谐”所有的代理,Gladder 可以靠频繁的升级(或者自己手动添加代理)来突破 GFW 的防御。也正因为原理简单,Gladder 可以响应很快——只要代理足够快。根据这几天的使用感受,Gladder 比 Tor 快了不是一点半点,而且因为只针对“和谐”网站使用代理,访问其他站点完全不受影响,免去了使用 Tor 时,要经常切换的痛苦。

当然,Tor 也不应该就此退休。万一哪天 Gladder 在和 GFW 彼消此长的斗争中暂时失利,Tor 也可以用来救急。

随笔三篇

现在每天上班,会路过一个小学。小学的操场对着马路,隔着铁栅栏,就是人行便道。尽管每天早晨都会因为贪睡而不得不加快向公司行进的步伐,但是每到这里,都会不由自主的放慢脚步——其实不止是我,甚至连推着车子买瓷器的大叔,也喜欢将车停下,驻足吸一支烟。看着孩子们在操场上嬉戏、奔跑,无法不让人联想起自己的童年。尽管当还在栅栏那一侧的时候,我是如此艳羡另一边大人们的自由,但时至今日,我无法不再次艳羡另一侧的孩子,毕竟,那是我再也无法追回的,无忧无虑的时光。

炽烈的日光似乎有这样的魔力,能让人感觉超脱。我不知道这是否源自感官在强烈刺激下的钝化,但走在这样的阳光里,当一切都在炽烈的白色中模糊的时候,我仿彿不再属于这个世界。人仿彿从降生的那一刻起就在争夺着控制权,从儿时的你的我的,到文明社会的劳动所得,无不是为了争夺更多可控资源。但是在这一刻,仿彿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仿彿这个世界是一场戏,而我只是个旁观者。印度来的佛说,无欲则刚。中国的老子更聪明一些,知道这世间毕竟有些东西无法割舍,便教导我们清心寡欲。

不记得是哪篇文章,抑或是哪个电视节目曾经说过,恐惧大概有六种,但是我只记得有限的一些,比如来自黑暗,来自不确定性等等。当在 msn 中终于按下回车键的那一刻,我却反而如释重负。确实,太多选择的时候,恐惧来自于未来的不确定性,而一旦作出选择,就该是人类展现自身勇气与毅力的时候了。只是通常人们都很容易遗忘,即使错了,重新作出选择的机会仍旧很多,代价也未必那么可怕。

如果升级到 feisty 之后 compiz 不正常

话说这问题从我升级到 feisty 的第一天就存在。只是我足够懒,情愿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靠手解决问题,只到最近觉得有点不能忍了……

于是开始着手分析问题所在。症状是进入桌面之后 compiz(也就是所谓的“桌面效果”)无法自动启动,此时打开“桌面效果”的话,会发现启动按钮已经是按下去的,但是打开“GL Desktop”后会发现 “Enable GL Desktop”并没有被选中。手动的解决办法就是每次登录之后都手动打开这个“Enable GL Desktop”,桌面正常了之后,会话中自动启动的程序才开始哗啦哗啦的从硬盘进入内存,造成每次开机都得多浪费一些时间。

既然问题出在登录之后,那么就应该和 init.d 没什么关系,而是用户自己数据出了问题。打开“会话”,并没发现什么异常。

于是,开始在 ~/ 下找所有“.”开头的文件。.gnomerc,比较诡异;.gnome-compiz-preference,也是待考察目标。最终,找到了一个最为有价值的文件:.xsession-errors。

原来,.gnomerc 中设置了要启动 .gnome-compiz-preference 下的一个名为 openbox 的文件,这个文件输出的错误信息被详细记录在了 .xsession-errors 文件中。

怀疑无论是 .gnomerc 还是 .gnome-compiz-preference 都是 edgy 没有内置支持 compiz 的遗留产物,而 feisty(抑或新版本的 compiz)很可能已经使用了新的启动方式,但是和旧的启动方式存在某种冲突。

于是删除(其实我是先把这些东西移动到 /tmp 去了) .gnomerc 和 .gnome-compiz-preference,重新启动,症状消失,启动一切顺利,再查看 .xsession-errors,果然清爽了不少(可以放心的清空 /tmp 了)。再整理一下会话,启动如飞,这才是 feisty 桌面应有的品质。

推荐个等宽英文字体

大多数情况下,bitstream 的英文等宽字体都可以获得很不错的效果。但是,在大小为 9 或者更小的时候,这些英文等宽字体都会因为锯齿而变得难以阅读。

最近发现了这个字体“Terminus”,即使大小为 8 的时候也很耐看,实为喜欢 console 或者需要长时间编程看代码同仁的必备良品。

这字体是源里自带的,简单的 sudo apt-get install xfonts-terminus 就可以安装。

终于搞定 mplayer 的字幕

虽然 ubuntu 把默认的媒体播放程序设置成了 totem(我用的是 totem-xine),但是我始终对 vlc 存有好感,不为别的,就为那几乎不需要设置的字幕支持。

然而从 compiz 以后,事情有了点变化。vlc 在 compiz 下总是表现的不太正常,比如经常会出现黑屏、局部黑块什么的,而目前唯一的解法——设置输出模块为 X11——却存在先天不足:cpu 占用率过高,以至于我的 pm 1.4G 也难以承受。

于是,必须在这段时间内找到一个替代品。totem 和 mplayer 当然是不二的选择。只是 totem 我折腾了好久,字幕还是乱码。而 mplayer 则还照顾我一些,就在几个小时前终于尝试成功了。原来在命令行启动的 mplayer,并不会使用 gui 中配置好的那些参数,而需要手动指定,比如这样
mplayer xxx.avi -sub xxx.chs.srt -subcp gbk -font /usr/share/fonts/truetype/arphic/ukai.ttf -unicode

然而事情还可以更简单些,并不是每次想看片都必须输入如此罗嗦的参数。还记得 ~/.mplayer/config 么?对,答案就在这里。可以把一些默认参数,都写在这个文件里。比如我的文件看起来就是这样

subcp="gbk"
font="/usr/share/fonts/truetype/arphic/ukai.ttf" #众人皆善 simsun,吾独喜此字体
subfont-text-scale="3" #这个是字幕字体的大小,默认 5 对我来说有点大
sub-fuzziness="1" #嘿嘿,加上这个就连指定字幕都可以省了
stop-xscreensaver="yes" #防止看片的时候屏保出来捣乱


就这样,再看片时,只需 mplayer xxx.avi 就可以了。美中不足的是,这样的命令行起来的 mplayer 只有一个视频窗口,而没有控制台。我 man 了一下 mplayer,参数实在是太多了,再说这样对我也完全够用了,索性懒得寻找开启控制台的参数。不过前提是得记住一些快捷键,比如用来轮询字幕(当你有多语言字幕的时候会很有用)的快捷键 j。

改变 feisty 的菜单布局

在 windows 下面,管理开始菜单是比较简单的事情。毕竟在 windows 环境下,开始菜单对应的实际概念就是个文件夹,然后所有的管理都是和文件管理是一样的。

feisty 下却并非如此,她对于开始菜单分类管理,是存放在 /etc/xdg/menu/applications.menu 中的。这是个含义显而易见的 xml 文件,只需用普通的文本编辑器花几分钟就可以定制出符合自己口味的菜单结构。就这样,升级到 feisty 之后的那一堆 Wine * 被整理到了单独的 Wine 子菜单下了(这是我要折腾系统菜单的原因),我很欣慰。

有关 xdg,可以用 apt-cache 搜索相关的包。目前已知有关菜单分类似乎专门有 freedesktop.org 为其定制标准。只是眼下不知为何这个网站我无法访问,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尝试访问一下,应该能够获得更多相关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