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5日

lyman 的 2011 年度游戏总结


先说通关的:

  • 12 月 18 日,Dead Space 2 通关
    刚刚通关。水准跟前作一样好。恐怖果然来源于未知。即使玩过前作,对各种敌人、场景设置啥的都有抗体了,第一次玩二代也还是有些惊悚。主要就是因为不知道接下来会有啥,手上的资源还够不够应付。最后一章则干脆被我玩成了吃药狂奔之旅,反倒是最终 boss 本身脆的有点意外(战斗总共没超过 30 秒,我都没看到丫有啥大招)。
  • 12 月 15 日,Orcs Must Die! + DLC 通关
    很不错的动作塔防。我当然是属于很懒的器械流观战派,止步于通关,连全五星都没争取一下。
  • 11 月 23 日,Assassin's Creed II 通关
    古意大利的风景旅游片。剧情还可以,故意不正经说英文让我很痛苦,加上这游戏相当于只有一个档,只备死了重来用,无法主动重玩之前的段落,所以颇有些对白靠的是脑补。最坑爹的是某成就需要不跳过最后的 credit,然后我在这个节骨眼上的时候接了个突如其来的电话于是下意识按掉了然后发现除了从头再玩一遍毫无办法。而没有限制级情节显然让我缺少再来一次的动力。
  • 8 月 24 日,Dragon Age + Awakening + DLC 通关
    买了 steam 上的年度版。作为 BioWare 为数不多的年度版,居然还不对大陆销售。于是通过淘宝找了个海外留学生代购,感觉很好。后来又找到这个留学生的时候,他说已经收到了 steam 的警告,洗手不干了。以上题外话。
    很花了点时间补完了原版的六种开局,觉醒以及一票 DLC。原版的双持贼真强,觉醒及 DLC 的弓箭手真强,洗点又容易,所以还是做贼好。
  • 7 月 23 日,R.U.S.E 剧情通关
    游戏不错。如果能跳出采矿造兵这个圈子就更好了。有些关卡按正常思路来还是挺难的,但是可以有很简单粗暴的诡异打法。
  • 7 月 13 日,Call of Duty 4: Modern Warfare 再次通关
    因为收了正版所以重温了一遍,AC130 那关依然震撼人心。
  • 4 月 28 日,Shadow Grounds + Shadow Grounds: Survivor 通关
    毁鼠标的快餐。
  • 3 月 21 日,Mass Effect 2 + 有限 DLC 通关
    游戏绝对是好游戏,去年就已经评价过。以下是吐槽。
    R 君在米国 amazon 上 9.99 刀买的实体,序列号邮件给我,我在 EA 的那个 origin 平台上激活下载。感谢互联网,这事放十年前绝对难以想象。不过还是要吐槽 EA,一个下载器都能烂成这样怎么做在线销售平台?你丫顾的码农是啥价位的?丫就不知道什么叫 buffer 么?以 200 KB/s 拖这几个 G 的那段时间真心心疼硬盘。另外还要吐槽下 BioWare,你丫都卖的盆满钵满了,出个年度版回馈下玩家会死么?DLC 死不降价比主体卖的还贵啊有木有!结果就是至今还有 Shadow Broker 和 Kasumi - Stolen Memory 两个看起来比较大的 DLC 没玩到。
  • 3 月 6 日,Dead Space 再次通关
    据说有 Dead Space 通关存档的话二代上来就能拿个什么武器,于是就通了一遍(之前玩的海贼版通关存档早已不见了)。结果后来玩二代的时候发现重玩一代搞到的通关武器在二代 DLC 提供的众多免费强力武器面前就是渣。
  • 2 月 9 日,God of War: Ghost of Sparta (PSP) 通关
    年度通关的唯一非 PC 平台的游戏。还不错。
再说还在玩的:

  • 英雄无敌 6
    对于英雄无敌 6 的市场策略我是没话说的,甚至还专门写文夸了一番。以下要吐槽的是技术层面的东西。
    我能理解游戏厂商也要搞云计算的决心。但是你丫能不能先把服务器搞稳定点?把客户端写人性点?经常性的十几分钟就被踹出来有木有?跟服务器的连接断了就强制回主选单有木有?重新连上服务器想回到游戏界面就要咣咣地从硬盘重新 load 上 GB 级别的数据有木有?断开/重连几次你的客户端就崩溃了有木有?
    游戏其他地方虽然也有优化的余地,但是这个硬塞进去的“聚合”绝对是个影响游戏价值的硬伤。
  • Cave Story+
    据说从头到尾全都是一个人做出来的所以肃然起敬的要玩一下。另一个好处是这游戏即使在我笔记本上(08 年的 G965 集显)也跑的很顺溜,所以出差的时候也能打发时间。在公司玩的时候被围观鄙视了。

再做几点补充:

  • Fallout 3 - Game of the Year Edition
  • The Witcher: Enhanced Edition
  • Elder Scroller: Obivion - Game of the Year Deluxe

这三个都是刚开了个头就扔下了,太厚重。继续排在五年计划里好了。

  • Steel Storm: Burning Retribution
  • Trine

这俩游戏都挺难。更难得的是支持 linux,并且在我的笔记本上居然能跑起来。不过也仅仅是能跑。我是 linux 键盘党,出差不带鼠标。靠触摸板玩这俩得累死。

  • Revenge of the Titans

Java 写的所以跨平台,但是本身素质一般,于是出差的时候玩了一阵子,后来就扔下了。

最后的感言:

今年玩的全都是正版游戏。够便宜的正版都已经玩不过来了。除了上面罗列的,还有 Humble Indie Bundle 今年出的基本都买了。还收了 Bioshock 2(在去年的收购计划里), Starwars Republic Commando(很老的游戏,我印象很好,于是看到价格合适就入了),还有一个 Company of Heroes Complete Pack,最后这个会列入明年通关计划里。

2011年11月13日

linux 下的 steam——desura

如果你知道 steam 是什么,那么标题的信息量对你来说就足够了。

最初知道 desura 是因为 humble bundle。这个非主流的公司虽然也是卖游戏的,但是由于其每款产品都:
  • 可以随意出价
  • 无任何加密/限制措施(学名叫 DRM
  • 支持 windows/mac/linux
  • 赠送相应的 steam/desura/onlive 激活码
实在是玩家的福音,也积累了不错的口碑。所以开始尝试 desura 是出于爱屋及乌。

跟 steam 类似,desura 最大的亮点就是支持 linux 平台(相比之下 onlive 更激进些,号称走的是云路线,但我怀疑这家伙目前主要靠 TV 设备吃饭),主营 10 美刀以下的独立开发游戏(毕竟 pc 游戏平台上,steam 应该已经处于垄断地位)。
作为游戏的入口,desura 并不合格。毕竟要无障碍把游戏带给众多发行版用户,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当 desura 负责下载了游戏运行所需的 binary 以外,运行起来仍旧可能需要用户介入(比如 Trine 要在我的 archlinux 环境下运行,就必须要在启动命令前加上 padsp 来处理 PulseAudio 导致的一个问题,而 Braid 则至少需要安装 nvidia-cg-toolkit 这个包才能运行),这是长久以来 linux 桌面一直存在的问题,desura 也解不掉。但是作为数字资产的管理平台,desura 是合格的,而且我认为比 aur 方案也要省力些。
目前 desura 的 linux 客户端应该还处于 beta 阶段,注册了 desura 之后还要再申请一下才能在 linux 客户端登录。我当时申请后大概一天还是两天就批下来。

最近有消息称 desura 的 linux 客户端要开源了(官方就一个人在维护,想想也够苦的)。是祸是福,取决于社区的力量是否足够强大。我还是衷心希望 desura 能够做下去的。

2011年10月15日

英雄无敌,育碧威武

作为一个正版游戏玩家,我已经习惯了等待。等 steam 促销,等 amazon 特价,等着能用 5~10 刀的价格买下心仪的游戏(嗯,还等到过免费的 far cry)。代价是跟主流脱节。

即便如此,还要忍受区域歧视。同样一堆二进制数据,北美的价格通常只有天朝的一半甚至更低。更有甚者,某些游戏(比如 steam 上的 battle field: bad company、dragon age II 等等)根本就对天朝禁售。从前用 vpn 还能伪装成洋人下单,现在连身居海外专营跨区代购的留学生都收到了 steam 的警告,金盆洗手了。

所以看到 steam 早早开始铺垫英雄无敌 6 时,我只是瞟了眼价码——49.99 刀。按常理推断,一年之后,价格会在 19.99 刀左右,再赶上圣诞节感恩节复活节什么的促销,应该可以在 10 刀以内拿下——如果不禁售的话。

所以当今天 peach 告诉我,他已经下载了英 6 的数字版,上淘宝花 40 人民币买了激活码,现在正在享受时,我非常怀疑他买的是盗版。

上淘宝搜『英雄无敌 激活码』,结果很多。说是要到 http://h6.baiyou100.com 下载数字版。这个 baiyou100 多可疑啊。whois 了一下,注册人的 email 留的是 sun@pcstars.com.cn。尝试打开 www.pcstars.com.cn,WOT 猛然报警,这站点看来还做过不少坏事。

莫非真是骗子网站?

开起一条线索:直接 google 到英 6 的英文官网,在最底下找到中文站,发现其『前往官方网站』链接果然指向的是 http://h6.baiyou100.com

看来还真不是李鬼。算了,管他有没有前科呢,说不定人家已经洗白从良了。

安装迅雷,花了半天时间把数字版安装文件拖到本地(下这种东西,迅雷确实快),安装,跑到淘宝挑了一家看着差不多的店,下单付款一气呵成,顺利激活。也就是说,不管游戏本身素质如何,这确实是一份不折不扣的正版拷贝。

受宠若惊,热泪盈眶,英雄无敌,育碧威武。但愿此次英 6 发布能够标志着天朝正版玩家终于作为一支不可忽视的购买力量登上市场的历史舞台。

ps. 淘宝上买到的是百游的 key,其实育碧自己还有个 key,中间有个兑换操作(我总觉得后者才真的算官方 key,之前星空娱动代理无冬之夜 2 也一样)。貌似很多卖家 25 左右只能激活一台电脑的百游 key 是自己 hack 出来的,可能无法兑换成育碧 key。

pps. 进去游戏之后,英 6 新搞的什么 conflux 聚合系统总是连接错误。加 vpn 关防火墙都没用。简单 trace 了一下这个连接动作,在先后 http 访问了 216.98.48.18 和 gatorservice.ubi.com 之后就一直监听 UDP 本地 3074 端口。等一个超时后连接失败。看了一眼 216.98.48.18,是个 404,gatorservice.ubi.com 倒是有一票 .svc 文件,看起来是来自 M$ 的某种 web service 框架。不是墙的缘故。初步估计问题出在那个 404 上。作为正版玩家,应该可以去骚扰百游的客服了。

2011年10月6日

帮主慢走

昨夜两个小朋友很不安分,早晨正在懒床,听妻说苹果前 CEO 走了。不会又是恶作剧吧?赶忙爬起来,看到 CCTV 2 连篇累牍,大概是不会错的了。于是黯然。

我不是果粉。手上一台苹果设备也没有。甚至对苹果的某些策略也颇不以为然。但我无法不感谢乔帮主。是帮主的 Apple ][e 带领我进入 IT 世界。

和菜头说『在乔布斯动手之前,世界仿佛不过如此。在乔布斯动手之后,人们却觉得世界理应如此。』

说的真好。

为帮主的离去神伤,不仅是为了祭奠自己那已逝去的庸碌青春。更是要告诉自己,切莫放弃了理想。世界本非无药可救,只是你还没做到帮主的万一。

2011年10月3日

Now I see why Linus dislike Gnome3

Last night I update my laptop to Gnome 3.2, delivered by archlinux. In order to experience a fresh Gnome 3.2, I removed .gconf and .config/dconf.

  1. Can not customize keyboard layout (to be exact, can not make CapsLock another Ctrl), though it appears right in keyboard layout setting window.
  2. Can not change wallpaper, though it appears right in preview of wallpaper setting window.
  3. Power management applet disappeared after I login to desktop. Tough it do exist in GDM step.
  4. Theme is really wired (seems a fail-safe one) and gnome-tweak-tool seems doing nothing about GTK+ theme.
  5. I have no idea how above issue happens, even as an experienced Gnome user. .xsession-errors gives nothing useful this time.
AFAICS, Gnome 3.2 is just semi-finished. The existence of issue 2 is just beyond my imagination. It is well known that Linus blames Gnome. Now I'm with him.

2011年9月18日

雨夜碎念

闷热了一天。零点附近,预报的雨姗姗来迟。

七月(农历)流火,八月奔忙。9 月 5 号(阳历)还在海南,6 号已到杭州,7 号又至北京,9 号奔回东北,14 号回到北京,16 号回到杭州,18 号,也就是明天,又要飞去北京。这一去,怕是等到九月授衣也难返还。

中秋时匆匆回了趟老家。若非孩子出世,去年夏天母亲中风住院的事就几乎瞒了我一整年。此番探望,见无大碍,心下稍宽,却留下一个无论如何抹不平的坎。

换租大房时曾幻想家人齐聚,三世同堂,而今却连我也难得在此间多做停留。

梦是异乡苦,雨从今夜寒。

想起少年时几个臭气相投的哥们凑在一起无病呻吟“谁还不是为了生活四处奔波,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不禁哑然。

2011年8月12日

这鸡蛋真难吃——自己下个好的去

标题党一把,其实故事很老套,嗯。

parcellite 是基于 gtk+ 的剪切板管理工具,是我常用的生产力工具之一,很久以前还介绍过。那个时候 glipper 还在,后来代码迁到 launchpad 之后,archlinux 里面就再没了这个包,不知何故。于是 parcellite 就成了 gnome 环境唯一的选择(你看人家 xfce 就自带类似工具不是)。

突然有一天,parcellite 失灵了。
arguments to dbus_message_iter_append_basic() were incorrect, assertion "_dbus_check_is_valid_utf8 (*string_p)" failed in file dbus-message.c line 2526.
虽然看起来应该不是 parcellite 的改动引起的问题(貌似是 dbus 里加了断言),但 root cause 却还在 parcellite 这边。作为很依赖这个工具的热心用户,lyman 开始分析 bug,先汇报给发行版再汇报给上游

可惜人家老外不太拾您这一茬。谁让人家的语言,一个字节就搞定了呢。

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瞅就仨月了。忍不了了。嫌鸡蛋难吃就自己下个好点的是俺们 linux 用户历史悠久的光荣传统,能有这样的传统,全靠开源思想放光芒。

只是读到的代码却没那么有光芒,有点意外。虽然很少写 c,不过好歹做个 patch 的能力还是有的。虽然这 patch 写的也没什么光芒,不过好歹能用。

兴冲冲写完了才发现一个日本仔三个月前就给上游提交过一个极其类似的补丁……一衣带水,同病相怜啊。

不过,允许你下个更好点的蛋,爱开源爱的就是这一点。

2011年7月24日

人生如戏

前几天刚刚分享过西西河忘情兄的一篇好帖(附墙内传送门),没想到昨天晚上就出了大事

帷幕拉开,人人都只观得一角。(恕我不明言以下部分信息的来源,原因你懂的)

『央视二套良心了一把,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本来A车是比B车先到站的,就算追尾也是B追尾A车,但事故发生时B车却跑到了前面。是否印证了雷电天气不是主因,而是调度协调出了问题?』

『左手边三个日本的摄影记者,他们用生硬的普通话告诉我,对中国施救表示质疑,翻落的车厢与车头不应该毁坏并掩埋,那是在破坏事故证据。』

『狂风暴雨后的动车这是怎么了??爬的比蜗牛还慢…可别出啥事儿啊… 2011-07-23 20:27:11 通过 S60客户端』

『此条微博发布时间是“7月23日 20:27” ,用手机打了27个字,用时估计 1分钟多。而列车相撞时间是 “23日20点34分” 。听说现在“官媒”正在将故事时间改为“7月23日 20:27” 。 请大家坚守这个时间点!估计词条微博很快就会被删除,请大家立即截图发布,保存证据!』

只可惜以今天的科技,仍旧无法平弥信息不对称的深壑。幸而有忘情兄这样的性情汉子,有微博,有 twitter,才可能在脑内补完一出惊心动魄,精彩纷呈的宫廷大戏。

人生如戏。可叹你我都在戏中。

在东京的时候常常反感日本人做事木讷之至。现在才悟,那是戏中草民聊以自保的最后手段,实乃大智若愚。

2011年6月25日

Life on the Wall

Life on the Wall


No matter how strong the wall is, it is collapsing day by day,
No matter how weak life is, it is growing day by day.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2011年6月19日

偷得浮生半日闲

下午,又是暴雨。难得不用再冒雨奔波。于是听着雨声看了吉普力新片(其实也不太新了)借りぐらしのアリエッティ

星期五,科目二终于折腾过了。距离报名学车已经整整半年。贪婪的考试中心,善良和蔼的考官,油滑世故的教练,暴虐莫测的天气,织成一幅混乱分裂的画卷,让人疲惫。下一个里程碑是路考拿驾照。

被告知房子不能续租了。滨江青年成群,幼儿园人满为患,一席难求,房东也是不得已。于是联系中介,上门看房,风雨无阻。好在运气不错,上午终于尘埃落定。下一个里程碑是说服岳父岳母放妻儿回来。

明天整理下行李,出差北京。月底回杭,打包搬家,收拾新屋。不知何时再得半日闲。

借りぐらしのアリエッティ的片尾曲 Arrietty's Song(附赠优酷传送门)真好听。可惜没有现成的 lrc 歌词。自己做了一个,在千千静听竟然没找到通用的 web 上传接口。算了,贴到 pastebin 好了(据 md5 82ac57aa844ee1671aa7f1d00677875b 制作)。

2011年5月19日

升级做父亲了

赛博空间消失了快两周,离线升级成了父亲。

家里平添两个男丁。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了。

2011年5月8日

gnome3, xorg segment fault

4 月 10 号 HZLUG 搞了 Gnome3 Launch Party 之后没多久,就忍不住开了 testing 升了 gnome3(当然,现在 archlinux 下 gnome3 已经进 extra 了)。

不少人表示很难适应 gnome shell。我反倒觉得还好。yegle 同学说过,gnome shell 的精髓在 win 键,我深以为然。作为一个键盘控,我从来也不需要什么主菜单。

屏幕上面的 panel 无法定制,于我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当年在 panel 上摆了各种 applet 觉得很酷,现在没了却发觉也没多大损失。看来还是炫耀的成分多一点,没准还更分散注意力。当我需要知道温度的时候,sensors 命令更加直接。更有甚者,现在看笔记本电池,我也更习惯 acpi -V。

总而言之,我觉得 gnome3 是提高了生产力的。

然而,升级了 gnome3 之后没多久,发现桌面偶尔无故重启(现象是直接退回登录界面,如 gdm)。最开始还以为是 gnome3 不稳定。但是忽又想起 gnome3 自己崩溃了的话,是有个界面告知的。于是看了一下 /var/log/Xorg.0.log.old,居然是段错误。
Backtrace:
[ 2340.499] 0: /usr/bin/Xorg (xorg_backtrace+0x28) [0x49f598]
[ 2340.499] 1: /usr/bin/Xorg (0x400000+0x603b9) [0x4603b9]
[ 2340.499] 2: /lib/libpthread.so.0 (0x7f392ab4d000+0xf750) [0x7f392ab5c750]
[ 2340.499] 3: /usr/lib/xorg/modules/extensions/librecord.so (0x7f3928751000+0x2850) [0x7f3928753850]
[ 2340.499] 4: /usr/bin/Xorg (_CallCallbacks+0x34) [0x431c04]
[ 2340.499] 5: /usr/bin/Xorg (WriteToClient+0x21c) [0x45eedc]
[ 2340.500] 6: /usr/lib/xorg/modules/extensions/libdri2.so (ProcDRI2WaitMSCReply+0x52) [0x7f3928139f62]
[ 2340.500] 7: /usr/lib/xorg/modules/extensions/libdri2.so (DRI2WaitMSCComplete+0x59) [0x7f3928138639]
[ 2340.500] 8: /usr/lib/xorg/modules/drivers/intel_drv.so (0x7f3927ee5000+0x25261) [0x7f3927f0a261]
[ 2340.500] 9: /usr/lib/libdrm.so.2 (drmHandleEvent+0x8b) [0x7f392834251b]
[ 2340.500] 10: /usr/bin/Xorg (WakeupHandler+0x4b) [0x43142b]
[ 2340.500] 11: /usr/bin/Xorg (WaitForSomething+0x1bc) [0x459a3c]
[ 2340.500] 12: /usr/bin/Xorg (0x400000+0x2d0c2) [0x42d0c2]
[ 2340.500] 13: /usr/bin/Xorg (0x400000+0x213ee) [0x4213ee]
[ 2340.500] 14: /lib/libc.so.6 (__libc_start_main+0xed) [0x7f3929ad3f6d]
[ 2340.500] 15: /usr/bin/Xorg (0x400000+0x20f99) [0x420f99]
[ 2340.500] Segmentation fault at address 0x7f3925168010
[ 2340.500]
Fatal server error:
[ 2340.500] Caught signal 11 (Segmentation fault). Server aborting
[ 2340.500]
[ 2340.500]
Please consult the The X.Org Foundation support
at http://wiki.x.org
for help.
[ 2340.500] Please also check the log file at "/var/log/Xorg.0.log" for additional information.
上网做了一圈功课,各发行版最近都有报类似问题的。root cause 尚不清楚,xf86-video-intel、mesa、libgl、xorg-server、libdrm 都有嫌疑,应该和 gnome3 关系不大。在我的环境里,犹以在开了 chromium 看 flash 时出问题的机会最大。archlinux 里 track 此问题的 bug 在这里。相信影响面大的话,修正起来不会很慢。

我的暂时办法是,装了 testing 的以下三个包。没有完全解,但是崩溃概率极低,日常工作已经可以忍受了。
warning: intel-dri: local (7.10.99.git20110429-1) is newer than extra (7.10.2-2)
warning: libgl: local (7.10.99.git20110429-1) is newer than extra (7.10.2-2)
warning: mesa: local (7.10.99.git20110429-1) is newer than extra (7.10.2-2)

2011年4月30日

秒杀的压力

前阵子年会,抽奖发手机。编辑短信 bdx+某指定文本 发送到 指定号码,先到先得,也就是所谓的“秒杀”。

很快,我就发出了第一条:“Bdx 某指定文本”。然而也很快,我收到了一条短信回复,称网址不存在云云。我即刻意识到,那个加号必须是短信的一部分,而非仅表语义。

紧接着,我发出了第二条:“Bdx+某指定文本”。不像第一条短信,这条短信过了好几秒也没有反馈。B 被大写是因为手机输入法的自动纠错,看起来问题也极可能出在这里,server 端大小写敏感。

于是,几乎是在绝望中,我发出了第三条:“bdx+某指定文本”。很快,得到了短信反馈,成功参与抽奖。

我等于给这个短信抽奖系统做了一次接口测试。结果显而易见,我没得到手机,只得到了两个结论。

作为一个程序员,其实在发送前两条短信的时候,就已经下意识感觉到这样的 case 有不符合用户手册描述的风险。但作为一个 QA,下意识里又有冲动想验证一下这样的手册扔给用户,代码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友好。

……痛定思痛……

好吧,我承认,去他妈的什么 QA 的职业习惯,时间压力之下,只有侥幸。

2011年4月10日

准生记

要跟 ZF 打交道,早在去年 11 月的时候,我就表达过忧虑。不幸的是,忧虑成了现实。

准生证,虽然其官名早已改为“生殖健康服务证”,但其托名“服务”实为“恩准”的理念并未改变,所以屁民仍旧习惯称呼“准生证”,那是有着相当深厚的群众基础的。

准生证,原则上要在母亲的户籍所在街道办理。妻的户籍在北京。根据北京的要求,领取准生证需要男女双方的户口本/户籍证明、初婚未育证明、结婚证、身份证。

妻是独立户口,拿着户口本即可。我是集体户口,需要由公司开具介绍信,到存档单位(某人才)换成证明,并持该证明到存档单位所在辖区的派出所盖章生效,有效期三个月。

初婚未育证明由单位开具。妻久不工作,这个证明由其档案存放单位(某人才)开具。我这边在给单位签下了类似“我保证我是初婚未育”的保证书后,公司开了证明。拿着公司的初婚未育证明,到集体户口所在社区换成社区盖章的初婚未育证明,并持该证明到集体户口所在地街道计生办盖章生效。(各地要求不同,事后我总觉得最后这一步是做多余了。或许对于北京来说,单位的证明也能用)

为了不影响我工作,岳父大人持所需材料,千里赴京,顺利领取准生证。北京的准生证,领取之后要有男女双方单位加盖计生章或人事章,并由女方户籍所在街道计生办核准盖章才生效。

单位的章,实际上街道计生办的章也可以代替。之前朋友在西城区某街道办理时,写的就是根据男女双方单位证明,均为初婚未育,一并用街道的章盖全了。妻所在的海淀某街道,要求一定要拿回单位盖章(尽管已经有单位的证明),而且再拿回来盖街道计生办的生效章的时候,必须夫妻之一本人到场。岳父好话说尽,没能网开一面。

准生证拿回杭州,公司居然没给盖过类似的章。好在公司里的同事不是公务员,没费什么周折,章就盖了。

亲赴北京。填写类似“我和我老婆都是初婚未育,如有假话任由处置”的保证书,盖章。明白了,千里迢迢,为的就是亲笔的保证书。

至此准生证终于准生了。

令人疑惑的是,整个流程中,尽管出现了各种证明,加盖了无数公章,其证明强度也仅仅是“我 TM 保证我们都没生过”这样来自个人的赌咒,无论是公司还是各级 ZF 部门,他们什么都证明不了。

既然整个流程的证明强度跟个人保证书相同,那么为什么还需要这么复杂的流程?思来想去,除了多养活几个盖章的无能,无有他解。当然,折腾你没商量,只是副产品。

我觉得,任劳任怨被折腾的也只能是屁民。鸡毛于我是令箭,因为我爸非李刚

其实 ZF 有些部门从来就不是服务部门,我能接受。但是我从小到大在你的各种证明和公章里成长,你有户籍系统,有档案系统,有身份证系统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到头来我生没生过孩子这么大的事你却要折腾我不远千里亲自向你们赌咒发誓,你可不可以稍微有点自理能力?ZF 啊,面子是别人给的,脸可是自己丢的。不要老拿不明真相说事。杨刀客说没说过“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我不知道,可现在我清楚的很,只要有机会,一定会有很多人给你一个说法。

事情还没完。待生产完毕之后,还需要医院的出生证明及其他材料若干在准生证上再加盖公章,才能给子女入户等等,留待下回分解。

2011年3月6日

松石雾境黄山趣,一日云雨一日晴

游黄山,已经是快一年前的事情了。

第一天,从云谷寺坐缆车上山。后来很庆幸这个决定无比正确。


云谷新索道缆车将我们送至海拔约 1650 米的白鹅新站,这里差不多是黄山游览基准平面。从这个平面起上有 1860 米的光明顶,下有仅 1300 米的西海大峡谷,真正的旅途才刚刚开始,千万不要对自己的体力太苛求。我和妻就因为第一天行程过于紧张,以致第二天两人的小腿肌肉都僵硬如石。



阅后山美景,过北海,西海,丹霞峰,至西海大峡谷。由此向前,上上下下,最是凶险,却也因此了却了旅行团的人海冲击,一路虽然艰难,心情却大好。






窃以为,游黄山,最美就在西海大峡谷。此情此景,不难理解为何国画钟情水墨。




走到西海大峡谷的尽头,云终于化成了雨。相机进水罢工。雨中翻越 1860 米的光明顶,回北海木屋住下。

第二天清晨,忍着小腿剧痛攀上猴子观海(狮子峰锁闭未开放),云海日出,二者不可得兼。



竟是一日阳光灿烂。过西海,排云楼,飞来石,再上光明顶,夹在旅行团的人海中,经鳌鱼峰,百步云梯下山。





一路艰难,只能望莲花峰兴叹。人潮涌动,远望迎客松前无立锥之地,兴致大减,索性绕开。回到杭州,活脱脱两个不能弯腿的僵尸,竟连公交车也下不去了。以后安排路线,可得留点余地了。
Photobucket

2011年1月23日

住院记

== 起 ==

在东京的时候买了个闹表,兼带温湿度计,可以记录温湿度的极值。2008~2009 在东京柴崎的记录,温度是 33.9/8.7 摄氏度,湿度 86%/31%;而 2009~2010 在杭州的记录,温度是 35.8/5.2 摄氏度,湿度是 HI/43%(量程就到 90%,超过 90% 都是 HI)。仅从数字上看,杭州这个天堂也不怎么舒服,尤其是冬天。

于是,安排妻早早回老家待产,我又重回了单身生活。为了不至于过于慵懒邋遢,我准备开始学车。

某个室温又创新低的夜里,开着电热毯睡了一宿。结果第二天,头上、颈后起了三个疙瘩,硬硬的摸起来有点疼。想来是睡电热毯上火了(东北话管这东西叫闷头),一般不过是皮肉之苦,加以时日便能自行退散。

于是我也没太在意。反而是马上要开始的驾校理论考试更让人操心。

== 承 ==

15 日,杭州大雪。气温骤降。

16 日,开始刷课时。从公司稍稍早走一会,路上买两个包子,骑一个小时车到水星阁,刷卡刚刚好。

17 日,照旧。

18 日,熬一个全天,攒三个课时,身心俱疲。课时目标达成。晚上回家发现颈后的包已经破了,衣领上有血迹。

19 日。感染还是要预防的。去药店,被推荐了 30 多大洋的片仔癀软膏,开始自行涂抹,并用酒精消毒。妻提醒说那酒精可能是过期的。我倒不很在意,只要密封的好,酒精哪有过期一说。后来才知道,那酒精是妻用来擦镜头的。

20、21 日。片仔癀软膏抹了 2 天还是没什么起色。颈后反而越肿越大,到了难以转头的地步。终于下了决心去医院。21 日晚上洗澡,照例消毒,抹药。

22 日。上班前去医院,皮肤科 J 大夫给我涂抹了一层厚厚的黑色不明膏药,并嘱咐一旦发烧马上复诊。上班。颈后开始剧痛。半边头皮连带肩膀发麻。午后回家,自测体温已经 38+。复诊。被要求吊抗生素。婉拒。尝试口服抗生素 + 睡觉。21 点烧到 39.5。急诊。吊水。23 点左右吊完,感觉好了很多。回家睡觉。凌晨 2:00 再度被烧醒。颈后疼痛难忍,把膏药揭了,勉强迷糊到天亮。

23 日。皮肤科。另一个大夫。说肿到这个程度,皮肤科已经无能为力,去外科。

外科。一个带着眼镜,不太修边幅的老汉正在看报(后来才知道,这老汉是外科 Q 主任)。要求住院。我说我就上火起了几个疙瘩住哪门子院,人家一会还要上班呢。

Q 主任:“你不要命啦?你这是痈啊,痈!你发烧两天啦,说不定已经毒血症啦,再下去就是败血症。你以为医院里床位闲的让你住啊?你这个在以前叫对口疮,要死人的。”

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说你要挂了。懵着掏出电话跟妻聊了两句,又给老妈报了个信。办住院手续。
Photobucket


== 转 ==

23 日晚,高烧依旧。同事 H、W、X、Y 来看望。各式吊瓶从中午一直挂到 23 点。

24 日,凌晨 5 点多被抽血。挂了一整天的水。

25 日,签了“病情明确,后果清楚,责任自负”,Q 主任亲自主刀。手术就在病房里做,第一刀就喷了,血染了一个枕头。Q 主任嘟囔着“这么深啊”运刀如飞。本来以为只是十字切开引流,后来才知道被挖掉了拇指大小的一块肉。谁让伤口在颈后咱看不见呢,深切体会了什么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26 日,Q 主任领着一群实习医生,揭开我颈后的纱布,指着说,这是对口疮(因为对着口腔),也叫砍头疮,严重了要死人的等等等等。一群人走了之后,发现 Q 主任这一揭已然让我淌血了。

之后的住院生活基本内容就是吊水。每天被一根塑料软管栓住大半天,将成斤的各式冰凉的液体注入静脉。剩下的时间,除了翻驾校考试书,就是跟病房里的另三个病号互相吹牛。病号 A 看着似已经痊愈,但因为医疗事故跟医院还没扯清赔偿数额所以一直没走;病号 B 在建筑工地说错一句话就被人拿扳手在头上砸了个洞;病号 C 是风烛残年的国军高级将领,晚年回了老家却患了尿结石,整天嘟哝着“老子在台湾看病不花钱”,“老子以前从来不生病,全靠黄埔打的底子好”。

28 日,驾校理论模拟考试(号称模拟考试,但是不参加就不给准考证,艹)。溜出医院,来到考点 A,排队半个小时,花十分钟考一百分扬长而去。

29 日,驾校理论考试。溜出医院,到考场 B(嗯,跟考点 A 不是一个地方),排队一个小时(当天参加考试 345 人,据说还是淡季,旺季的时候要上千号),花十分钟考一百分扬长而去。理论考试目标达成。

31 日,出院。5k+ 的费用,医保报掉 80% 左右。

== 结 ==

出院当天各大网媒热议“2009 年中国人人均被输液8瓶”,受宠若惊。
Photobucket


第一次见驻留式针头(A 是个软管,留在静脉里,B 点代替我的皮肤挨针),没有这东西我的手要被扎烂了。
Photobucket


康复新液是“美洲大蠊干燥虫体的乙醇提取物”,小强确实强。

杭城药贵。药店推荐的片仔癀软膏要 30 大洋,而功效差不多的红霉素软膏只要 1 块,在郑州只要 5 毛。

Q 主任人不错,就是下手有点重,这也可能是因为病情确实很重(唉,谁让咱看不见呢)。不管怎么样,他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

割肉容易长肉难。每天仍需去门诊换药。转头依然困难,上下班暂别自行车。不能洗头,不能理发。现在终于快结束了,整整一个月。

驾校理论考试的主要内容是排队。排队刷卡,排队考试。

出门靠朋友。住院这些天,多亏同事 Y 每天送饭。啥也不说了,眼泪哗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