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七月, 2010的博文

IT 迷途 (6)

图片
1991 年冬,大雪纷飞。从帝都远来的列车,缓缓停靠在 J 市的站台。车上下来一个壮年男子,两个大纸箱的行李格外显眼。这男子是我素未蒙面的远房舅舅 Z。而那两个大纸箱,是我承载了我所有期盼的,生平第一台电脑。

在此之前,微机组里认识的胖公子 G 已经引领时代之先,有了自己的中华学习机。每有闲暇,我必定是在他家里,专门研究些不便上得学校厅堂的奇门遁甲。我因此和 G 胖结成死党。特别要感谢的是,那段时间 G 胖父母以极大的耐心容忍了我屡次三番少不更事的叨扰,在此致以叔叔阿姨 G 胖父母由衷的敬意。

但长此以往终究不是办法。我想拥有自己的电脑。

五个国字号大印的“成功”,显然也给了母亲极大的鼓舞。她嘴上虽不应承,私底下却也在认真思考这个请求。毕竟在那个年月,计算机还是个月收入比相当高的东西。而且更现实的问题是,即便恨心掏了这笔钱,又该到什么地方买才可靠呢?

母亲多方打探。当时远方的舅舅 Z 在帝都外企颇为风光,购买渠道算是有了着落。

母亲再征求 L 老师意见。L 老师竟不支持。回想起来,原因大概有三:一来很贵,而且万一坏了难于修理;二来沉迷,弄不好便是玩物丧志;三来正值 Apple 向 IBM PC 的过渡期,形势尚不明朗。总而言之一句话—IT 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但是即便时光倒流,三十岁的我回到过去,也仍就无法说服十来岁的自己。被 L 老师评价为“主意有点怔”的我,终于梦想成真。

这是一台 IBM PC XT 兼容机:NEC V20 的 CPU(兼容 Intel 8088),1M 内存,双五寸低密软驱,14 寸单色(绿)显示器—价值 2500 大元,经我舅舅人拉肩抗,千里迢迢从帝都辗转至此。起初我见这电脑与 Apple IIe 大不同,颇不乐意。经 Z 舅舅拍胸保证必比 Apple IIe 高级数倍才心下略宽。(这机器历经升级,机箱电源竟还留着,模样便是如此)


老东北人倘是冬季新买了电器,照例都要在屋里放置一天才许接电,以免结霜融化造成短路。我眼巴巴的看着这铁盒子在桌子上放了一天。终于得了许可可以开机后,却被难住了——这高级货色的显示器电源线竟是这般,即便在今天寻得合适的插线板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