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二月, 2008的博文

archlinux 的中文环境

通常,在装 archlinux 的时候,就已经在 /etc/rc.conf 里面指定了 LOCALE 为 zh_CN.utf8。但是这样有一个缺点,就是没有 X 的话,中文都会显示成方块。比如关机的时候那一行中文提示(已经退出 X 了),看着就很别扭。而且这样的情况用 zhcon、cce 也不好解决。

今天在从 linuxsir 上 jarryson 的回帖里得到的了启示,于是立即动手实验了一下。

先改 /etc/rc.conf,将 LOCALE 改回 en_US.utf8。注意检查一下 /etc/locale.gen,如果这里面的 en_US.utf8 之前是被注释掉的话要去掉注释,然后运行一下 locale-gen。这一步完成之后,系统的默认 LOCALE 就是英文的了。启动、关机的时候不会再出现中文了。

然后是指定自己的 LOCALE。像我这样用 GDM 来进行登录的用户可以把配置写在 ~/.xprofile 里面。我的是这样的

export LANG="zh_CN.utf8"

export XMODIFIERS="@im=SCIM"
export GTK_IM_MODULE="scim"
export QT_IM_MODULE="scim"

scim -d &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不指定第一行,在 GDM 中通过选择语言的办法也能使自己的 gnome 运行在 zh_CN.utf8 的环境里,但是似乎 GDM 指定 LOCALE 比启动 scim 要晚,所以 scim 还会使用系统默认 LOCALE,这可能会导致输入法的字体比较难看。

[转载] linux 环境刷 bios

发信人: gcc296 (VisualFool.net), 信区: LinuxApp
标 题: Re: 请问如何刷bios?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Feb 22 12:31:30 2008), 站内

安装grub和syslinux,下载一份dos的img文件

syslinux的包里面有个memdisk文件,连同dos的img文件拷到/boot下面

然后用grub启动:
kernel /boot/memdisk
initrd /boot/dos.img
boot

【 在 donated (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的大作中提到: 】
: 分区里面一个Linux一个FreeBSD,想刷BIOS,但是那个刷bios的工具要windows或者dos环
境。
: 而wine或者dosemu/dosbox都是在保护模式下执行的,怎么办?


--

造物主可没有闲情找来几千匹白马然后在每匹身上画上26条黑线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11.86.156.*]

同一个 firefox,不同的渲染

图片
近日才发现 firefox for linux 版渲染 windows live spaces 有问题。可是奇怪的是同样是 firefox,for windows 版本的就没有问题。

对比图在此:

linux


windows


可以看到,firefox for linux 的渲染很成问题,最要命的是直接把欢迎词那个块给省略了。

opera 在两个平台下都没有这个问题。

与时俱进的解梦

最近梦多。跟以前不同的是,最近几次的梦居然还都记得。

前天清晨的梦跟核弹有关。记忆非常清晰。大抵就是己方已经得知“敌人”会在自己头上扔核弹,决定“跑反”以减少损失。每个人都在地图上被告知了“跑反”的位置。

于是到达指定位置,开始挖防御工事(其实就是最简单的野战工事——战壕)。然后趴在里面等待。这是一段非常特别而珍贵的时间。因为核弹随时可能会落在自己头上,所以必须珍惜生时的每一寸光阴。夕阳西下,金色遍野,静谧和谐。

不多久,就是“太阳”突然爆发,瞬间一切皆白。心下叹了一口气,然后赶紧双手护头紧紧伏在战壕里。然后是炽热从手臂的每一寸肌肤传来,愈发强烈,最后竟似感觉到了一丝清凉。

梦在此时中止,这才发现自己真的是俯卧的睡姿,双臂露在了外面。10 度左右的室温,难怪这梦如此逼真。

昨晨无梦。

今晨梦续,不过和核弹无关。仿彿是一处机密所在,守卫森严,处处有电眼监控。人皆言此处不可儿戏,否则后果严重。而我和几个朋友却决定偏要以身试法,明目张胆在电眼之下进行疑似非法的表演。于是守卫们蜂拥而出,两个同伴瞬间逃逸,我却慢了一步,被守卫追上。这守卫功夫不济,被我制住难以动弹,我本想借机解释清楚,他却不听,直唤来了更多守卫。于是寡不敌众,不支被擒。

而今一时兴起,突然觉得既然记得这么清楚,不解个梦未免浪费。后一个倒还好说,只是周公解梦,不知道会不会有关于核弹的叙述。

没想到竟然真的有哇!(原子弹那段是哪位达人给加上的?)
http://www.zhanbuwang.com/zhougongjiemeng/21/zhougongjiemeng2846.htm

炸弹可以代表潜意识的情绪力量——如性或攻击。压抑愿望及动机只会给自己和他人造成大的伤害。应该给予它们关注及恰当的位置。在所有的恶梦里,一直做到梦真的结束是有益的,而不是在危险结果发生前醒来(爆炸、从高处摔到地面或其它)。如果你在梦结局出现前醒来,意味你对你的人格或你外在的生活避责任。若是原子弹,梦代表你对世上的事感到焦虑。另一方面,担心原子弹是对自己焦虑的一个象征。


这是后一个的
http://www.zhanbuwang.com/zhougongjiemeng/17/zhougongjiemeng4519.htm

战斗梦多数时候是和紧张焦虑的情绪相伴的。举例有一梦,说到和歹徒搏斗,那表示和自己内心中的杂念搏斗。


看来这些梦都直指一个原因——焦虑。唉,我到底在…

svn 引发的一系列麻烦

零、前言

先简单介绍一下问题发生的环境。手头有很多测试机,windows/linux/solaris 俱全。在为了方便协同工作,拿其中一台 solaris 测试机设置了共享目录。这样 linux 机器可以直接 sshfs 挂载;windows 机器可以用 samba 挂成虚拟驱动器。这些测试机本来都是用公司公共 nfs 服务的 ,后来测试环境隔离出来之后,就搭成了这个样子。原因也没别的,solaris 不熟,用起来很不顺手,也没有现成的 sshfs 和 smbfs 可用,干脆就把共享目录扔在 solaris 机器上了,本地目录访问起来不需要任何配置。

一、不稳定的 sshfs

最近做 svn 更新(当然是在其他机器上对 sshfs 挂载过来的目录进行更新,solaris 那么难用),居然两次令 sshfs 失去了响应。看来这 sshfs 还是不够稳定(感觉还没有以前的 nfs 稳定)。而且失去响应了之后,umount 不掉,只得重启机器,很是麻烦。看来高强度 IO 的时候还是不要用 sshfs 共享的办法,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二、svn: Can't convert string from 'UTF-8' to native encoding

于是转而 ssh 到 solaris 上作本地 svn up。更新到一半,就出了标题上的那个错误。看了看,是个名字带日文的文件。上网搜上述错误信息,答案很清楚,执行 svn co 环境的 locale 无法表达某些字符。

解决办法倒是不难。如 linux/solaris 这样的系统,可以用 locale 命令看当前 locale 设置——这 solaris 居然一直是光秃秃的 zh,之前一直都没注意过,汗——赶紧把下面这一行扔到了 .bashrc 里面

declare -x LANG=zh_CN.UTF-8


三、还是 svn: Can't convert string from 'UTF-8' to native encoding

终于可以继续了。只是这 solaris 在诸多测试机中配置最老,硬盘也最小。更新未完居然磁盘空间不足。看了一下,已经 8.4G 的数据了,难怪 sshfs 吃不消。反正这次要更新的项目跟 linux/solaris 也没什么关系,于是准备把这个 svn 项目迁移到 w…

不是猛士

最近下载了一批国产片。有新的有老的,新的如《一年到头》,老的如《盲山》、《盲井》;有的本来是怀着不纯正动机下载的,如《苹果》。但是无一例外,这些片子我一个都没能细致的看完。浮光掠影之后,一句“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在脑海中久久回荡。虽然《纪念刘和珍君》是早在初中就学过的课文,但时至今日,我才似乎真的开始明白这话的含义。

看不下去。真的看不下去。应了老罗说过的那段话,大意是生活在痛苦年代的人们,都是喜欢看喜剧的,因为生活已经很苦了,哪有心情看悲剧。该放松该娱乐的时候还是放些个悲剧,群众会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

我想,这大抵也是今天中国文艺片经常备受好评,但是国内票房多数惨淡的一个原因吧。片子固然很好,只是题材大都太过沉重。对于国内观众来说,这些令自己愤怒、令自己无奈、令自己麻木的日常身边事哪能带来半点愉悦。在这样的国度里,除了励志片,大抵也只有令人眩目的垃圾快餐更符合大众口味。

犹忆李白诗云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暗天。
闲来垂钓坐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archlinux 下的 load/unload 问题

大概两周前把笔记本上的 linux 从 ubuntu 迁移到了 archlinux。现在感觉一切良好。archlinux 的各种配置确实比 ubuntu 感觉要更清晰而有条理,所以折腾起来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作为笔记本用户,第一关心的当然是据称涉及所有 linux 发行版的硬盘 killer 问题,之前也写过一篇文章,主要涉及 laptop-mode 的设置,对于这一块来说,archlinux 的设置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如果启动的时候插着电源,laptop-mode 是默认不开启的。于是有必要增加一点“保险措施”。即在 /etc/rc.local(这个文件是专门留给用户编辑的)里加上

# set hdparm mode
/sbin/hdparm -B 254 /dev/sda


p.s. 如果不加任何设置,我的笔记本自带的硬盘 FUJITSU MHY2120BH 的 apm level 默认是 128。

p.s. 其实强制 laptop-mode 启用,在 rc.conf 的 DAEMON 里面直接加上 laptop-mode 是更省事的办法。

居酒会畅饮须知

一、不用准备。中国人的酒桌上有中国人的礼节,大家趁这个机会扩大自己的交际圈,这个是谁谁谁的朋友谁谁谁,那个和谁谁谁是很好的同学,还可能是自己的老乡等等等,敬酒有序,有必要的话要提前作点功课。日本人的酒桌没这么复杂,干杯只是用来宣布酒会开始,其后大家都自便,主要内容是扯淡,我认为放松身心的目的高于应酬交际(忘年会不在此列,赴这种会一定要备足名片),想趁着居酒会给上司显摆点自己的业务水平也得上司没有要喝醉的意思才行。

二、不用害怕。日本人没有灌酒的习惯,与会者不用担心自己的肝。倒是日本人经常还没怎么着就先把自己灌的东倒西歪,自愿的,估计也是平时压抑的。

三、不用客气。居酒会没有极特殊情况的话都是 AA 制,没有人会帮你点东西吃,所以自己想吃什么千万不要客气,否则会挨饿。不要怕贵。居酒屋当然很贵,但是你客气了挨饿的 100% 是你自己,受益却只有你分摊的酒钱的 1/n(n = 与会人数)。

四、不要掉以轻心。居酒会一般在下班后。按日本的工作习惯本来下班就不早,喝酒扯淡,时间过得很快。没有日本人(即使是发起人)会像他们口头上表现的那么关照你,千万别忘了自己回家电车的末班时间——不然就会像我一样,大半夜的呆在公司写 blog。

mg75xv 和 s6510 的区别

昨天晚上心血来潮,想试一下新笔记本(mg75xv)的录音效果如何,结果这才发现,居然内置 mic 不工作。于是开始了痛苦的折腾过程。各大论坛,alsa-project 的 wiki,甚至 kernel.org 都去逛了一圈,无功而返。

突然想起水木 notepad 版有人问起哪些型号的笔记本有内置 mic 的事,这才恍然大悟,不会是这笔记本根本就没有内置 mic 吧??

赶紧查资料,mg75x/v 这型号的本子还真就没提有内置 mic 的事。幸好台式机上还有个 mic,插上试试,工作正常。虽然没有找到直接的证明资料,但是八成这本就是没有内置 mic 了。

我还以为所有笔记本都有内置 mic 呢(就连我那 2002 年的老 Compaq 也是有内置 mic 的呀),日本人的产品设计习惯还真是诡异。买这本之前我主要参考的是 mg75 系列的海外版,s6510 的评测(还是日语不够行啊),甚至连拆解都出来了,明明记得是有内置 mic(还是立体声的,屏幕左右上角一边一个)的,换到日本本土型号上居然就这么没了。不知道这后面隐藏着什么诡异的使用文化。

所以,想购买 mg75 系列(日本本土)的海外朋友们需要注意了,这机器跟你所熟悉的 s6510 相比,还是有不少不同之处:

s6510 是英文键盘,mg75xv 是日文。当然映射成英文键盘盲打起来基本上也没有区别(只有一个“\”键的位置不太合适),但是日文键盘没有单独的前后翻页键(用 Fn + 方向键)。
s6510 有内置摄像头,mg75xv 没有。
s6510 有内置 mic,mg75xv 没有(这东西虽然不值钱也不起眼,但是真要用到的时候缺了也挺麻烦)。
s6510 的无线网卡是 Intel 的 4965,mg75xv 的是 Atheros AR5008。后者的开源驱动不如前者。
s6510 不一定有蓝牙(产品页面上写的是以实物为准),mg75 系列也一样。mg75xv 有,mg75x 就没有。
s6510 比 mg75xv 少一个无线电视接收器,这东西只能在日本用,没啥价值(320x240 分辨率的电视不看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