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十月, 2014的博文

记忆里的家

图片
很久没回老家了。前段时间正好趁年假即将过期,连着国庆狠狠回去住了些日子。

五味杂陈。

家乡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新的马路,新的桥梁,新的楼盘——我只能像个外乡人一样,听司机、听同学、听父母浮光掠影的描述着他们所知的片段,然后附和的嗯嗯啊啊。

从我眼里望去,就在四车道马路对面高楼下巨幅招牌和闪烁的霓虹里,依稀还是当年绿树掩映下的四层红砖小楼,楼群的路口是漆了暖暖的淡黄色的围墙,墙上有镂空了的盆景造型,墙后不远还有个蓝色的垃圾箱,每周两次固定时间,都会有翻斗车缓缓开来,等着一旁的叉车来把垃圾箱高高举起。

老屋倒是没太大变化。只是母亲早就开始啰嗦屋小东西多。破家万贯,这是到了我这一辈仍难以改掉的陋习。父亲尤甚,他当年学徒时的笔记,乃至不知何年的物理化学课本仍是舍不得扔掉。而母亲又不想换大屋。于是我只能捡自己的回忆丢掉。几日之内,先后变卖了这些年来积攒的古旧硬件、软盘、光盘和书籍。再添置些新的电器,于改善生活品质虽不显著,毕竟聊胜于无。

只是,老屋的那种天然避风港的家的感觉,那种我置身其中就能慢慢回血,睡一觉就原地复活的神奇却从指缝间滑走了。我记得起老屋里每一件什物的前世今生,却感觉不到他们的主人和我曾是同一个人。

摘抄两个金句(忆自网络,大意):

当你开始不自觉脱口而出『想当年』的时候,你已经老了。你热爱一切那些从前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东西并奉为经典,而实际上你只是在怀念逝去的青春。
家一直都在。我回到从前的地方,寻到从前的事物,却再也触不到她。她只在我终将消散的记忆里,在我如水逝去的青春里。

所以也就释然了,该去的就让他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