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六月, 2009的博文

IT 迷途 (5)

图片
帝都归来,L 老师颇严肃地对我们说,要开始学习"真正的编程"了——用 BASIC 解题。

后来我才知道,能称得上"真正的编程",在于这是奥赛五项之一,大号信息学,理论上跟"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数理化享受同等待遇。

无论是 BASIC 还是算法,连 L 老师自己也是勉力摸索。给我们讲 BASIC 讲算法,他的办法是依托教材讲语言,然后以题为纲,放任在我们把玩、体会语言的过程中悟算法。

遇到难题,L 老师会尽量用自己的资源去寻找解法,但更多还是依靠自己。小强们以独破难题为荣,以攀比解法为乐。用 L 老师的话讲,能者为师。

得益于这样"开放"的教学方式,我们不仅是解题能力在进步,对于 Apple BASIC 本身的挖掘也越来越多。例如 Ctrl+Shift+P(快速输入 PRINT)等快捷键,例如在尝试更多快捷键的时候找到的 FLASH/INVERSE/NORMAL、VTAB/HTAB 等绝少有书提及的语句,例如 FOR 循环最多只能嵌套 8 层的机能限制,例如 Ctrl+黑苹果+Reset 可以进行自检,例如 PRINT CHR$(4);"CATALOG" 这样在 BASIC 代码里调用磁盘命令的技巧等等等等,只要不是玩得太疯,L 老师并不干预。

此时 L 老师已给我们每人准备了一张个人专用磁盘(Janus 牌的 5 寸低密盘,双面容量 360k,外观如下图),用于存放解题代码。在发放软盘的那个神圣的时刻,L 老师颇自豪地说,磁盘能存很多东西,即使到你们毕业,这张盘也装不满云云。事实证明这类话通常都不靠谱。即使有指甲刀开口的神奇(单磁头软驱无法直接使用 软盘的背面,所以可以手动把磁盘翻过来开写窗再利用),毕业时我的代码也塞满了两张软盘。至于之后不久数据拷贝之风吹满地,软盘走下神坛飞入我等寻常小强 家,则是后话。



起初,我们是每天下午两节课后(14:30)去微机组训练,直到放学。后来,为了备赛,竟得以停课集训。至于落下的文化课,L 老师翻了翻五年级的课本,撇撇嘴说就这点东西我给你们讲就行,然后花了一个星期讲完了五年级的数学内容。

不用上课,极少考试,每天都泡在微机室里研究"奇技淫巧",而且理由冠冕堂皇,这段时光我终生难忘,甚感幸运。

1992 年的 J …

这是为什么呢?

图片
这么隆重,到底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