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三篇

现在每天上班,会路过一个小学。小学的操场对着马路,隔着铁栅栏,就是人行便道。尽管每天早晨都会因为贪睡而不得不加快向公司行进的步伐,但是每到这里,都会不由自主的放慢脚步——其实不止是我,甚至连推着车子买瓷器的大叔,也喜欢将车停下,驻足吸一支烟。看着孩子们在操场上嬉戏、奔跑,无法不让人联想起自己的童年。尽管当还在栅栏那一侧的时候,我是如此艳羡另一边大人们的自由,但时至今日,我无法不再次艳羡另一侧的孩子,毕竟,那是我再也无法追回的,无忧无虑的时光。

炽烈的日光似乎有这样的魔力,能让人感觉超脱。我不知道这是否源自感官在强烈刺激下的钝化,但走在这样的阳光里,当一切都在炽烈的白色中模糊的时候,我仿彿不再属于这个世界。人仿彿从降生的那一刻起就在争夺着控制权,从儿时的你的我的,到文明社会的劳动所得,无不是为了争夺更多可控资源。但是在这一刻,仿彿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仿彿这个世界是一场戏,而我只是个旁观者。印度来的佛说,无欲则刚。中国的老子更聪明一些,知道这世间毕竟有些东西无法割舍,便教导我们清心寡欲。

不记得是哪篇文章,抑或是哪个电视节目曾经说过,恐惧大概有六种,但是我只记得有限的一些,比如来自黑暗,来自不确定性等等。当在 msn 中终于按下回车键的那一刻,我却反而如释重负。确实,太多选择的时候,恐惧来自于未来的不确定性,而一旦作出选择,就该是人类展现自身勇气与毅力的时候了。只是通常人们都很容易遗忘,即使错了,重新作出选择的机会仍旧很多,代价也未必那么可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