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四月, 2007的博文

想自行编译 scim-bridge 的朋友们

用 edgy 的时候曾经试图自行编译 scim-bridge,当时就是因为总是 check qt > 3.3 不过。记得那个时候靠猜测来来回回试了很多包都没搞定。

不过升级到 feisty 时候,安装了一下这个包:libqt3-mt-dev,居然就可以了。按说类似这样的包名在 edgy 那时候是肯定试过的。不过能够编译了,总归是好事。

给在 feisty 下用 scim 的朋友们提个醒

因为最近折腾输入法比较多,升级到 feisty 之后自然也会比较关注。事实是,scim / scim-bridge 在 feisty 下有了比较大的调整。

首先,scim-bridge 版本号从原来的 0.2 飙升至 0.4.10,而版本的大幅度提升本身就可能意味着变化的显著。新的 scim-bridge 不再是一个单独的包,而是由 client 和 agent 组成,而原来的 scim-bridge 则变成了 transitional package。

这样,只有安装了一下各个组成部分,scim-bridge 才可以正常工作,而原来的 scim-bridge,甚至可以直接卸载掉。

scim-bridge-agent - IME server of scim-bridge communicate with SCIM
scim-bridge-client-gtk - IME server of scim-bridge communicate with SCIM
scim-bridge-client-qt - IME server of scim-bridge communicate with SCIM


更新的 scim-bridge 并不需要对原来的 xinput.d 下的配置文件做什么修改,从使用情况上看,输入法工作的稳定性比原来好了不少。就在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又扫了一眼 www.scim-im.org,scim 和 scim-bridge 分别在几天前又有了新版本。或许 suzhe 在 google 获得了更多的资源和自由来完善 scim 了吧,这是好事情。

成功升级至 feisty

星期五,是 feisty 发布的第二天。虽然一再告诫自己“情况明朗了些再说”,“冲动是魔鬼”等等,但还是耐不住好奇心。唉,或许对于喜爱的东西,人类的免疫力都很低下。

周五下午的时候,开始了漫长的升级程序。根据 update manager 的报告,需要下载 1 个多 G 的东西,天,估计所有的包都有新版本了吧。索性把笔记本留在了公司。

周六终于还是耐不住性子,跑到了公司。东西是下完了,但是更新的时候一个交互式问题把整个安装进程卡在了那里,真是有点土。又花了半个多小时全部安装完成,重启之后,还是不可避免的折腾。

症状很像之前折腾 compiz/beryl 时候出现过的问题,窗口的标题栏消失。看了看 /etc/X11/xorg.conf,显卡的设置没有被动过,于是怀疑问题出在 compiz/beryl 那里。卸载、重新安装了几次之后,没有任何结果,终于还是开始怀疑显卡。试着将所有非默认的选项注释掉,重启,居然成功了。

看来是 radeon 驱动的某些选项跟 feisty 所带的某些部分有冲突。由于选项较多,feisty 更新的包更多,一时还难以确定到底是哪个选项和哪个包有兼容性问题。不过如果只是为了解决问题,那么就干脆和我一样,把 xorg.conf 里面只留下 AGPMode 和 AGPSize 两项,其它 option 都注释掉好了。(我的是 n620c 笔记本,显卡是 32m 的 radeon 7500,用的 radeon 开源驱动)

终于“驯服”了 feisty fawn,虽有周折,心中仍喜。

明明是讽刺片——观“汉江怪物”有感

最初知道汉江怪物,是偶尔路过影院,看见门口的大屏幕上播放的片花,之后就一直以为是一味模仿好莱坞的大制作灾难片。正巧上个周末女友从同事那里拿来了汉江怪物的 DVD,才改变了最初的认识。

整个剧情都充满了幽默与荒诞。比如怪物竟然起源于常见的福尔马林倾倒;比如男一号被刻画的又蠢又懒;比如政府公务员的滑稽;比如老爹无奈的死去等等。或许,这是因为要想在一部商业影片中表达讽刺政治的观点,就不得不在手法上做些中和吧。比如很早的时候那部很著名的“飞越疯人院”,说实话,在我眼里就情节沉闷拖沓。都说寓意很好,但我却难抵困倦的侵袭。

作为中国观众,相信在看到影片中当怪物出现,政府的不作为,警察的冷漠,以及美国人的无中生有和野蛮时,大家都会会心的微笑吧。我觉得,这也是影片着力试图表现的东西,即用一个看似荒诞不经的故事,来反映今天韩国,乃至众多发展中国家人民都在面临的社会现状。在这样的现状中,一切看似合理的要求,比如平等,比如真像,甚至生存的权利,都难以得到令人满意的保障。

虽然死了很多人,影片仍旧使用了皆大欢喜的结尾。怪物被干掉,男一号和幸存的流浪儿童仍旧生活在汉江边上的小房子里,漫天的大雪和暖色调的灯光给人温馨的感觉。只是男一号似乎改变了嗜睡的习惯,而是和自己的猎枪形影不离,并时刻警惕着江面上的风吹草动。或许,这也是影片所能作出的唯一建议——无论在什么时候,只有自己最可靠。

影片的编剧,以及桥断安排,很象前不久国内大热的“疯狂的石头”;拍摄手法上,有些地方给人感觉象星爷的手笔;节奏稍慢,片长居然达到两个小时。尽管这部影片的电脑特技部分在国内被大肆吹捧,但制作水平距离好莱坞还是有明显差距。最后,有两个感想。一,是即使这样一部颇有内涵的片子,在商业化的社会里,也会被描绘成令人疲劳的震撼眼球巨制;二,是如果这部影片完全国产,片中的背景换作中国政府,恐怕永远通不过宣传部、文化部的审查。

compiz 环境里 scim 的候选框

诚然,目前的 linux 桌面,使用 fcitx 作为中文输入法所带来的麻烦最少。但是,如果你也和我一样,已经无法脱离如 compiz 的 3D 桌面环境,却因为需要时常输入日文而不得不使用 scim 的话,那么这篇文章或许对你会很有用处。

这段时间以来,我被 scim 在 compiz 下会莫名其妙丢失候选字框的问题折磨的焦头烂额。每当这个问题发生的时候,我就不得不尝试“盲打”,并通过常用词汇来获得想要的字。实在不行的时候,修改一下 scim 的设置,让 scim 重新加载,也可以解决问题。但是,每当我需要大量输入文字的时候总要时不时的中断工作去修改 scim 设置实在是令人难以忍受。

其实,在 scim 的全局设置中有这么一项:“将预编译字符串嵌入到客户窗口中”,默认是打开的,效果正如其提示所说,会将输入过程中产生的字符直接显示在需要输入的地方,而不是在独立的浮动窗口中。这个特性当然很酷,windows 下几乎所有的输入法也都支持这个特性,但在我眼里,这样的特性却并非必不可少,尤其是它会引起麻烦的时候。

很简单,只要关掉这个特性,候选字框消失的情况就会大有改观。是的,是改观而不是避免,浮动的候选窗口还是会有消失,甚至就在我准备敲下这些文字之前就发生了一次,但那也是我关闭这个选项三天以来碰上的唯一一次。这样的概率对饱经折磨的我来说简直就是零。

之前很长时间,也尝试过调整 scim 的选项来避免这个问题,我试过“粘住窗口”、“所有应用程序共享同一输入法”,但怎么就没想到过更改这个选项呢 -_-# 最后补一句,我用的发行版是 ubuntu 6.10。

两个世界

4月14号,北京的公交线路又将调整。很幸运的是,我每天上班所需搭乘的唯一线路也在调整之列。自从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便有意无意在寻找着相关的信息。按道理,这么关系民生的事情,随便在网上一搜就应该有结果,但事实并非这么简单。

不信,你用“北京、公交、调整”为关键字搜,十有八九都是那条被转载烂了的短新闻,甚至若干年前北京公交调整的新闻。而即使是这些新闻,也都居然没有给出任何指向具体调整方案的地址。

最后我终于想到了北京公交网,这个几乎从来就被遗弃在角落的官方网址。很费劲的,我终于找到了线路调整的详细信息。为了造福人民,我很大方的将其公布在这里

没错,不用惊讶。这篇详细的方案没有考虑到今天市面上占绝对优势的基于文本的搜索引擎。所有的详细内容,都被包含在了一个 excel 文件和一个 ppt 文件当中,它们甚至不是开放的文档标准。而且,这篇重要的文字被冠以“公交集团公司实施第五批优化公交线网方案”,并犹抱琵琶地躲在首页中,让人不禁感叹,或许公交集团根本就不希望人们很轻易的能够找到这篇方案。

由此联想到最近刚刚出台的五一放假方案。我们的政府依旧固执的作出了 1 号到 7 号放假的“和谐”决定。让在此前必须连续工作 8 天的上班族叫苦不迭。

很多时候,如我一样的这些草根知识分子,会刻意回避一些东西,比如升官入仕,和那些已经升官入仕的人,而幻想着靠自己的努力赢得自由的天空。

这样的隔阂使得我们仿彿生活在两个世界。我们都在自己的世界做着对方无法理解的事情,并刻薄的抱怨对方的无能。我发现这样的世界并不止一个。上述仅属人民内部矛盾。同样隔阂的世界有着于许许多多我们熟悉和不熟悉的存在,比如中日之间,美伊之间。

清明节的第二天

清明之夜,自己的 TF 卡很诡异的丢失了其中的内容。大抵是剩余空间不足的时候,AK+ 在往 FAT 分区中写数据会导致某些异常动作,从而导致分区表坏掉了。于是,我投入在 NDS 上的两个多月的成果就这样消失了。比如逆转裁判2的通关存档,比如恶魔城:废墟的通关 / Richter / 两姐妹 / 斧头兵存档,还有春节我老妈玩的脑白金存档。唉,谁叫自己疏于备份呢……

今天一早,先是收到老妈发来的短信,说电脑出问题了,问能不能远程协助修复一下。我便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告诉她重新开机试试。果不其然,不多久电话直接打了过来,蓝屏之后,Disk boot failure,不是中了什么恶性病毒就是硬盘坏掉了。唉……

唯独有点欣慰的是最近一直埋头于 c++,还算小有收获。话说我已经荒废很久了,难道有一点点收获上天就要给我点颜色看看么?于是准备记下这几天的遭遇,发现祸不单行,BlogSpot 又被网通禁掉了。唉……

透透气

越来越觉得我生活的这个环境,跟 matrix 有些相似。在阳光明媚的正常生活背后,有着一股不知名而强大的力量。无论今天的我觉得自己是如何的自由,都是这股力量的赏赐与安排。无论何时,一旦稍稍出格,那股强大的力量就会将那些出格的念头抹去,把出格的痕迹抹去,仿佛这个阳光明媚的世界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不和谐的事情一样。

最近很忙。距离是否去日本的决定期限越来越近。虽然一直寄希望于在北京找到新工作,但是称心的工作似乎更多要靠机缘巧合。在这样的奔忙里,GFW 不失时机的再次封杀 blogspot,而我自然也懒得开启缓慢的 tor 来访问原本就没什么流量的博客。于是,苦水潭人间蒸发。

突然由此想到了 ubuntu 的源。很多时候,我会沉醉于这些源所带来的便利。但是,依旧有很多时候,我会希望摆脱源里的版本,而选择自由安装,甚至编译一些东西。只是 ubuntu 从不会对源之外的软件设置障碍。而 GFW 则绝不允许我碰触任何它认为我不应该碰触的东西。这何尝不是一种强加而来的价值观。

最近一段时间,日本就慰安妇问题一直闪烁其词,惹得诸多邻国不满。我们的态度也很明确,希望日本政府正视历史。但是当我们在指责别人的时候,底气是否也那么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