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6日

应该对中医持什么态度

老罗博客上“跟中医药没完”一栏里的文章,我逐一仔细的看过了。有些文字(不是文章,因为有可能是文章的一部分),看过颇为兴奋,因为剖析有深度,值得中医借鉴改正;也有些文字,看过有被人扼喉之感。可惜我并没有多少中医学养,很难直接予以专业的回应。只是我笃信中医,并非盲目。于是很想写一点自己的看法,算作微弱的呼声也罢,算作痴人呓语也罢,总之是不吐不快。

一、医分贤庸

医者无论中西,都存在贤庸的问题。之所以把这个写在最前面,就是因为中西医两派的辩词中,大都“以己之长,攻彼之短”,苦口婆心的教育大家对方的某种做法多么荒谬等等。这里我想说的是,田忌赛马式的论据只能用来吵架,而不能用来辩论。医分贤庸,用该扬弃的部分以偏概全搞一刀切,对辩论的任何一方来说,都不是科学的做法。

我相信无论中西,医之贤者都秉有探求真理和济世救人之心。所谓“但求世间无疾苦,何妨架上药生尘”,古今中外,“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并无二致。对于庸医,无论中西,都应该被批判。倘若将今天中国人民所享受的医疗水平就看作为西医,那么西医也绝对配的上狗血淋头四个字。眼下的中医存废之争,就好比一群猪和一群狗,猪比较壮,看狗群里有吃屎的狗,觉得太恶心了就叫嚣着要把狗杀得一条不剩,这跟吃屎本身一样很令人发指。毕竟猪也不都是好猪,也有不少害群之“猪”,拿吃屎的狗说狗的事很没有力量。

辩论中医存废,焦点在于医理,这本属医界私事,当由两派高手切磋过招。试问哪个得了诺贝尔医学奖的大家站出来旗帜鲜明的要干掉中医了么?至少我没看到。所以,“猪头”不发话,“猪小弟”最好不要太嚣张。用老罗的话讲,“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做事应该得体一点。”所以,各位斗士如果要坚持立场,应该努力加强自身修养,向“猪头”靠拢,这样说出话来才更有份量。

二、关于五行

以我现有的所学所知,五行八卦,和中医的关系并不太大。这是祖先留给我们的符号推演系统,工具而已,而和现代意义的金属、木材、水、火、土壤没有什么必然联系。祖先的很多文明成果,包括中医,都使用了这套工具加以描述和推演。

工具大都面目可憎。比如离散数学里的谓词逻辑,没接触过的人看到谓词表达式的第一反应就是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问题就来了,面对类似这样的天书,是该认为它是“玄之又玄”的“众妙之门”,还是该认为它是懵懂孩童的信手涂鸦?这就有很有赖于看客的主观意愿了。

所以,只看到金木水火土的字样就想当然的认为五行很幼稚很荒谬,基本上可以断定这是个没学过中医的土鳖下的结论。

题外话:近代西学强袭,建国后文化浩劫,使得古老的工具对现代人来说愈发的神秘莫测。倘使这套工具真的已经失去了繁衍的根基,我也更希望能够有达人现世,将古籍整理为现代人易于理解的形式。一如任何一门语言、文字的消失,随其消失的并非是语言、文字本身,更有更多用这些语言、文字描述的前人的智慧。

三、科学与伪科学

同样身为反伪科学斗士的司马南曾经讲过这样一句话,我认为挺好,叫做“科学是谦虚的,包容的,继承的”,意即如果有无法解释的现象,科学承认自身的不完善,科学从不承诺可以解释一切现象;即使看似矛盾的理论,只要没有被证伪,科学对其持包容态度(请回忆关于光是波还是粒子的争论以及光的波粒二象性);不可能哪一天突然有一种全新的万世不拔的放四海皆准的终极理论出现,新的理论总是在原有基础上又向前迈进了一步,亦或抬头开阔了一点视野(请回忆经典牛顿力学和狭义相对论的关系)。

现在问题来了,现存西医理论能够彻底证伪中医么?我没有看到确凿的证据。挺西医派对于中医的种种“神奇”,也只是反诘道有种种可能性而非中医之功。这不是证伪。

而且,似乎大部分堂而皇之称中医为伪科学的专家似乎对“伪科学”的定义并没有深究。这里不妨引用 wiki 上对于“伪科学”的一段补充叙述,中医更应该属于“没有经过完整归纳、验证的知识,”暂时“无法纳入科学体系,但并不是伪科学”:

科学是人类的知识体系之一,但不是唯一的知识体系。在科学之外,还有很多有用的知识,它们并不属于伪科学。

* 没有经过完整归纳、验证的知识,无法纳入科学体系,但并不是伪科学。例如日常生活的经验和直觉。
* 科学之外的其他知识体系,不能以伪科学来评判。例如文学、艺术体系,不适合用科学、伪科学来评价。


因此,科学的做法应该是保持宽容,直到现有的西医理论完善到能够以自己的语言解释中医,或者中医界通过努力将自身纳入现有科学体系,亦或中医被直接证伪。

四、斗争的方法

一件事物的消亡,极少来自外界的打击与压力(请回忆纳粹的种族灭绝政策),而经常是死于自身生命力的不足。这里先假设,以历史的眼光来看,所有伪科学都缺乏生命力,那么如果中医是伪科学,自然不劳各位大驾。更何况今天的局面,中医并非是甚嚣尘上,飞扬跋扈于市井的阿飞,反倒似是鲁迅先生笔下的落水狗。倘若有人要这狗死而高声棒喝,引得路人围观,反而聚拢了落水狗的人气。到时候“不明真相”的群众倘若一心“妇人之仁”,声讨你手段过于残忍决绝,岂不极可能白白浪费了力气却徒增了落水狗的气数。

所以,这里奉劝各位斗士,以今日中医之处境,灭亡中医的最好办法莫过于不理不睬,置其于边缘化,僵死化的境地,自生自灭,不了了之。他日中医倘若不死,反而“病树前头万木春”的时候,再打不迟。各位斗士还是将精力放在事关百姓疾苦的方面为宜,比如痛陈一下为何今天医疗会成为百姓头上三座大山之一。

五、一点联想——“矫枉过正”

西学东渐的强烈冲击,使得中国传统文化几乎所有方面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不仅是中医,传统哲学,甚至汉字也在其中。无论是先行开化起来的日本,还是随后跟进的中国,都有过试图废除汉字,文字全部拉丁化的运动。这使我不禁想起微观经济学课上学到的“矫枉过正”的道理。

矫枉过正,是人类的通病。即人如果从一种极端状态下解脱出来,往往容易陷入另一个极端的状态。黑暗的中世纪之后,文艺灿然复兴,至今仍有人不解于文艺复兴的人体艺术与色情之间区别的底线在哪里。我觉得根本就没有本质区别。那是对人性长期压抑之后的强烈反弹,其本身所表达的含义,只是同一事物的两种描述。类似的例子还能举很多,这里不再赘述。

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远忧”,表达的意思大概就是我们这一代人并不会比下一代人更聪明,不要过多以己辈的价值观衡量、干预下一代的行为(这个观点在老罗语录中有更生动精彩的叙述)。但是这句话反过来也是对的。我们这一代人也并不比古人更聪明。

六、推荐站点

求医不如求己,中里巴人老师温文尔雅,文字深入浅出。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博客上尽是些活动通知,内容有些缩水。

汉唐中医,倪老爷子性如烈火,文风颇为刻薄,不喜者勿入。

2007年12月15日

sata 硬盘暴慢的解决办法

最近一段时间家里的游戏用 PC(所以自然装的是 Windows)总感觉不太正常,似乎硬盘一动弹系统就僵住了一样。本来以为是中毒,process explorer 查了查没看见什么诡异的进程,倒是系统反应迟钝的时候,Interrupts 这个进程占 CPU 很高。这个进程是硬件中断的守护进程,怎么会这样。

HDTune 测了一下,机器里旧的 IDE 硬盘正常,新的 SATA 硬盘虽然参数看着正常,但是读取速度只有 3.9M/s。龟速哇,难怪。开设备管理器,从磁盘驱动器到 IDE 控制器逐项检查,终于发现一处异常:某个设备(八九不离十就是这块 SATA 硬盘了)工作在 PIO 模式下。

上网搜 SATA + PIO,都是陈芝麻烂谷子,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重启看了下 BIOS,设置没错,进系统,还是暴慢,郁闷了。

拆机,把 SATA 线换了个口,开机,速度回来了。用 HDTune 测速,居然硬盘读取异常。又动了动 SATA 线,故障消失,硬盘速度回复 190M/s。技嘉随主板附送的线材这么不济么!折腾我到这么晚。

所以,如果你的 SATA 硬盘突然哪一天变得暴慢,不妨动动 SATA 数据线试试看。

2007年12月10日

更加令人发指的“口岸艾滋病防治管理办法”

前几天,同事突然爆料说在国外待满一年,回国就要抽血验 AIDS,据说是水木的十大,只是我上水木一般只逛几个订阅的版面,也没有看到。

后来,收到了同事发来的 BBC 中文新闻。起初还是觉得不可信。什么时候对于人的检查也归“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管了?当归国的中国公民都是猪肉么?

可惜我的“常理推断”并不能否定荒唐的事实。稍微深入的搜索一下,就发现这个事情不仅是真的,而且已经在海外华人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口岸艾滋病防治管理办法》通过 12月1日起施行
口岸艾滋病防治管理办法(质检总局令第96号)

早先是日本政府要求入境的外国人要摁手印,拍大头照,引起了国际社会的不满,称此举涉嫌侵犯人权。中国政府这次则远远走在了友邦的前面。

虽说中国人到美国的时候也得抽血验 HIV,但那毕竟针对的是美国以外的人。我还真没见过这世界上哪个国家的政府要这么折腾本国公民的。

2007年12月8日

日本令人发指的垃圾分类

最近老罗的博客上连续两篇文章讨论环境保护问题:我对李子暘老师的看法的看法(未完待续)我对李子暘老师的看法的看法(续完)。借此机会,我写一点对于日本垃圾处理系统的认识。

初到东京生活,就已经觉得这个鬼子的国度里活的不如国内舒服,除去印象第一深刻的住房狭小之外,扔垃圾的习惯不同也是一个很大的原因。在日本扔垃圾的成本很高。繁华的新宿街头竟找不到一处垃圾桶。如果这是在国内,我们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你让人注意环境,不乱扔果皮纸屑,却连个垃圾桶也不预备,让我们往哪里扔?事实上,东京之所以没有垃圾桶,是因为这里执行非常严格的垃圾分类制度,万能型的垃圾桶无法在这样的制度下生存。

我在东京落脚的住处位于涉谷区。房东交付钥匙的时候会附上一张纸,告诉你每天环卫公司处理垃圾的种类是按星期划分:周一休息,周二可燃垃圾、周三不可燃垃圾,周四废纸,周五资源类(玻璃饼、金属罐等等);而且垃圾要在指定时间(早晨 8 点左右环卫沿街清理一次,过时不候)扔在指定区域(一般是一栋建筑物专门准备了一小块空间)。

即使是这样,当我基本熟悉了在日的生活,搬到位于东京都调布市的新家之后,我开始意识到,原来涉谷区对于垃圾处理的规定是如此的“人性化”。

这里我简单的把调布市的垃圾处理规定解释一下:

分类:垃圾分为 10 类
1、生活垃圾(可燃垃圾):包括食品残渣、吸油纸、贝壳、蛋壳、破损纺织品、吸尘器的灰卷、女同胞的“生理用品”、绷带、创可帖、草木以及其他任意边长不超过 40cm 的可燃物等等。生活垃圾必须使用调布市指定的橙色垃圾袋(超市有)盛放。竹签、木棍需折成不长于 40cm 再装袋。盛装牛奶用的纸盒不属此类,后文专门有叙述。
2、不可燃垃圾:包括金属、陶瓷、橡胶、小型废旧电器、传统钨丝电灯、CD、雨伞、毛绒玩具、化妆品的瓶以及其他任意边长不超过 40cm 的不可燃物。不可燃垃圾必须使用调布市指定的蓝色垃圾袋(超市有)盛放。干电池、天然气炉灶及气罐(作用类似国内的酒精炉,这边用的都是天然气)不属此类。有旧刀装袋时,须用报纸包好,并在袋正面写上危险字样。
3、有害物:包括干电池、荧光灯、水银体温计等。不能用塑料袋包裹,扔时直接放到垃圾点的铁桶里。
4、资源类:塑料、发泡饭盒、洗洁用品的塑料瓶等。用透明或半透明塑料袋包裹。塑料衣架、塑料桶、录像带、录音带、塑料雨伞不属此类。饮料瓶不属此类,但是饮料瓶的瓶盖属于此类。
5、纸:包括旧报纸、书籍、杂志、纸壳包装箱、名片等,须整齐捆扎好,用纸袋盛装。
6、纺织品:旧衣服、毛巾等。用透明或半透明塑料袋包裹。雨天不进行此类垃圾收集。
7、瓶罐:包括饮料、调料用的玻璃瓶、金属罐、带 PET 标记的塑料瓶。直接放到垃圾点的塑料筐中,不得使用塑料袋包裹。扔之前要把残余液体清洗干净。塑料瓶盖不属此类。化妆品的瓶不属此类。
8、大型废旧物:任意边长超过 40cm 的废旧物,从枕头到自行车(有个超详细的列表,略),须提前电话预约,并到指定地点购买大型废旧物处理券,将该券贴在废弃物上。
9、环卫不负责处理的废弃物:电视、冰箱、空调、洗衣机、电脑、显示器等电器以及摩托车。此类废弃物有专门的二手店有偿回收(大型家电卖场也收费回收)。
10、装牛奶的纸盒:这是很重要的资源(原话如此,挺奇怪的),洗干净之后剪开晾干,送到指定回收地点。

时间:
周一:塑料类。
周二:可燃垃圾和玻璃瓶类。
周三:纸和废旧衣物。
周四:单周塑料瓶;双周不可燃垃圾及有害物。
周五:可燃垃圾和金属罐。

至于调布市指定使用的垃圾袋,各大超市都能买到。小号(5 升)十个装 84 日元(合人民币 5 块多);中号(15 升)十个装 273 日元(合 18 块多);大号(30 升)十个装 556 日元(合 37 块多);特大号(45 升)十个装 840 日元(合 56 块多)。

这样的成本在国内是难以想象的。正因为扔垃圾的成本如此之高,所以日本街头才没有免费的垃圾桶供人使用。也正是扔垃圾的成本如此之高,在日本把东西卖给二手商往往只能获得几百日元的安慰价(因为直接扔掉的话还要自己掏钱),通常,只要东西还能用,赠送给朋友,或者是通过网上拍卖掉是更好的选择。

相比于涉谷区只是简单的区分了可燃、不可燃、资源三类,调布的垃圾分类不可谓不令人“发指”。只是这世界上很多令人“发指”的事实,比如南京鼓楼法院的合理推断,比如令老罗和我都头疼不已的 GFW,比如正龙拍虎,只要司空见惯,倒也无妨。更何况这令人“发指”的约束毕竟不是为了某一小撮人的私利,而是为了我们共同拥有的这个地球。

从李子暘老师的原文来看,李老师是比较信奉自由市场经济的。而对于环境保护这样的事,我是不赞同这样做的。没错,私有化了以后人们会格外重视自己那一块的环境,但是市场经济逐利的本质并不会使垃圾的处理向最合理的方向发展,而是向成本最低的方向发展。于是,我们的东海岸和地球上其他经济歉发达的、环境保护意识尚未完善地区就有了洋垃圾村。还是那句话,我们共同拥有的地球只有一个。

像日本这样直接提高消费者扔垃圾的成本以抑制垃圾产生量的做法,我认为基本体现了谁污染,谁治理(或者说是谁掏钱治理)的原则,还是值得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