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十月, 2008的博文

第二起跑线(二)——中英对照:富士康的醒悟

上集回顾:
名为 Ryan 的 ubuntu 用户发现自己购买的富士康主板在 Linux 下工作不正常。投诉受阻之后通过一系列技术手段发现造成问题的根源竟然不是“不支持”而是“故意不支持”。又经过几番和富士康客服的交锋之后,他愤怒了。他和富士康不得不说的故事,传遍了互联网(英文世界),直至公平交易委员会的数据库里。

本文是 2008 年 8 月 2 日,富士康员工在 ubuntu 英文论坛上发帖的翻译。很高兴事情能有这样的大团圆结局,同时也赞一下富士康的反应速度——距离 Ryan 发表檄文的 7 月 24 日,仅仅 9 天。

原帖地址
---

Updates of resolution od Foxconn bug --- from Foxconn FAE Heart Zhang
关于富士康 bug 解决方案的进展——来自富士康的 FAE Heart Zhang
(译注:不清楚这个 FAE 是指 Field Application Engineer“现场应用工程师”还是 Failure Analysis Engineer“错误分析工程师”,笔者更倾向于后者,但保留原文)

Hello every enthusiasts on Linux,
各位 Linux 发烧友你们好,

My name is Heart Zhang from Foxconn China, these days I and another Foxconn guy in UK names Carl Brunning contacted Ryan Farmer with each other at all times by email and phone on the big issue happened on our Foxconn MB G33M-S.
我是富士康中国的 Heart Zhang。这些天来我和另一位富士康香港的同事 Carl Brunning 一直在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就我们富士康 G33M-s 主板发生的问题和 Ryan Farmer 密切沟通。

Yesterday evening I sent one debug version BIOS about this issue to Ryan, ask him to help us verify again. This morning Ryan replied …

第二起跑线(一)——中英对照:一个 ubuntu 用户的愤怒

本文讲述的是一块主板在富士康和 Linux 用户之间引发的恩怨。这段故事在简体中文世界流传并不广泛,故作此“第二起跑线”专题,跟大家讲述一些在鲜为人知的角落发生的鲜为人知的事实。

谨以此专题向那些站在第二起跑线上和微软竞争的选手们致敬!

英文水平有限,翻译不周之处万望赐教。

---
原帖地址
---

A possible bug in Foxconn boards BIOS affects Linux ACPI
富士康主板的疑似问题 BIOS 影响了 Linux ACPI 功能

Update: I just got off the phone with Foxconn, they called me from China (1 AM in Indiana, heh) and were asking if I would test an improved version of their BIOS based partially on the modifications I've made to mine, hopefully this all blows over, and regardless of who's fault it is or isn't, we can just go back to using our computers with full functionality.
进展:我刚刚接了富士康从中国打来的电话(印第安纳州当地时间凌晨 1 点,呵呵)。他们问我是否愿意测试一下改进版的 BIOS(部分根据我的修改而来)。希望这次事件就此平息,不管是与不是谁的责任,我们终于能够全功能地享受自己的电脑了。

Thanks to the community for helping me get the message to Foxconn.
感谢社区(译注:应该指的是英文 ubuntu 社区),帮我将信息传递给富士康。

Edit: Please tell Foxconn what you think of their behavior:
更新:请向富士康表达你对他们行为的感受:

http://www.foxconnchannel.com/support/online.aspx

You need to put in an email, and then it wi…

戴绿帽子要从娃娃抓起

图片
上班路上偷拍,东京初台。

以下八卦来自互联网,切勿当真。

《元典章》规定:娼妓之家长和亲属男子裹着青头巾。由此,“青头巾”就与娼妓之男性亲属有了联系。由于青、绿二色比较接近,又同属贱色,人们习惯于说“绿头巾”。由于绿色与娼妓有关,后来,“绿头巾”专用来指妻子有不贞行为的男人,并演变成了“绿帽子”。

物美价廉

自由市场经济理论里,只有生产者和消费者两个角色。消费者的购买行为实际上等于是在用钞票对生产者进行投票,在一轮又一轮的票选中,生产者们重复着“优胜劣汰”的古老传说。

可是,“优胜劣汰”是消费者用钞票投选出来的。如果大量钞票都投的不那么优,结果就很难说是优胜劣汰,而很可能恰恰相反了。

消费者投票的依据,我觉得大概可以总结为“物美价廉”四字。现在的问题就在于,随着科学技术的日益发展,作为消费者越来越难以判断“物”是否“美”。比如,喝了这么多年牛奶,你可能根本不清楚什么是三聚氰胺。(多嘴一句,再比如,用了这么久电脑,你可能根本就不知道,你购买的主板可能早已被某公司收买而只能在 windows 下工作正常

而相比之下,判断“价”是否“廉”就简单很多了。于是怎么样?一个可能的结果就是既然东西看起来都差不多,那就比谁更便宜了。

如果某个行业存在一种方法能够既瞒住消费者的眼睛又偷工减料一本万利,那么这个行业就很有可能整个烂掉。比如乳制品。

当然,实际的市场情况远比自由市场经济理论复杂。实际控制商品质量的可能并不是初始生产者(比如奶农),而是聚集了大量资本的加工/销售商(比如三鹿);消费者难以鉴别物美,从而将鉴别任务委托给公众部门(比如质检机构);在生产消费这个圈子之外,可能还有一个监督机构(比如司法系统)。但是,无论是生产者、销售商、消费者、公众部门还是司法系统,都有各自不尽相同的利益。利字当头,凡事皆有可能。

那作为群体最为庞大的消费者,我们该怎么办?我认为,最根本的办法是不要让别人有机会蒙住我们的眼睛——即我们需要继续进化。进化当然不是说要我们的身体去适应有毒的奶粉,人类进化从来也不是靠身体的百毒不侵;而是要我们继续开发我们的大脑,提高识别“物”是否“美”的能力。

设计再精良的制度也不如自己的头脑更可靠。

或许有人觉得继续往人类小小的脑袋里塞这些越来越多的东西有些残忍。但是生命本当如此。即使人类已经贵为进化链顶端,不需要再如非洲草原上的野牛一样靠狂奔不息来赢得生存,但我们依旧无法摆脱继续进化的命运——与人斗其乐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