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祭奠

年少时爱词藻的华美,大部是无病呻吟的故作深沉。年纪渐长,终觉这样的文字于人于己并无助益。于是转写当令的技术文章,权且算是路标,盼望多少可以指引几位路人。

只是时代巨轮日益加速,朝花夕拾如过眼云烟,刚还玩笑新人不识软盘图标为何物,转眼千禧一代业已成人,不知墙为何物。互联网环境沧海桑田,墙内淘系、微信、头条抖音割据,墙外则白莲盛开,RSS 之父自戕,开源日益沦为资本巨鳄博弈的棋子。

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不是游戏中的虚幻场景,却是千千万万个如我一样的人鞠躬尽瘁亲手打造的魔幻现实。这可是我曾希冀的那个理想乡?我没有答案,亦复何言。皆言四十不惑,可这世界如此复杂,我连这巨轮的去向也无从分辨。

辗转无眠的夜晚,陪在枕边的便是金庸老先生的几部书。每每读到若有所悟,才能在黎明前草草小憩。老先生从武侠到无侠,层层递进构筑了一个亦真亦幻的江湖,让人在这个江湖里体验各式悲喜,又把这个江湖的规则层层解构,推演其间各式人格向现实投影的境遇和选择。

老先生开卷入世,却又早早封笔,不做答案,只在笔墨尽处引人向善。困顿时能读到这样的文字,我心存感激。

枕边已无金庸,经典心中长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