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27日

宁缺毋滥

越是现代人,恐怕越讨厌罗嗦。以至于无论内容是否正确,当重复的次数超过了受众的忍耐,都会引起习惯性的逆反。这个不能把责任推到受众的非理性一面,这明显跟心理学有关。对任何事物,绝大多数人类显然都有忍耐的极限。比如前些天某个大学调查的,欧洲人忍耐红灯的极限不过1分钟左右等等。中国人在这方面显然要更强一些。就在北京,我等过的最长的红灯恐怕要5分钟。而虽然大家都很不满,却习以为常。

不过今天要说的事情和红绿灯没关系。而是公交车上移动电视频道的广告。

这则广告相信大多乘坐北京公交的朋友百分之百见过。三维动画创作的范伟,愁眉苦脸,“酒不能喝,辣椒不能吃,车不能开,睡觉还得趴着”。这时同样三维动画创作的赵本山出现“咋的了?”“我痔疮又犯了”哦,到此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治疗难言之隐的广告。之后便是“赵本山”的大锻独白,“北京东大……多项无痛微创技术……治疗各种内痔外痔混合痔肛瘘直肠息肉……治完就能走……北京人都知道”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从技术的角度看,这则广告的制作水准相较国内同类还是相当之高。人物建模精细,过场安排紧凑幽默,画面与台词配合的也很有国内flash作者的风格,和脑白金的系列三维动画广告相当。

但是,在8月26日下午4点多的大概不到30分钟内,这则广告在移动电视上出现了不下六次……即使能够分辨广告制作水平如我,也已经在呕吐的边缘,更何况如我父辈的广大乘客,印象中,父亲无论何时何地,听到这类广告就会光火不已,认为这类广告,有伤大雅,上不了台面。于是那一路颠簸,是伴随着不断重复的“治疗各种内痔外痔混合痔肛瘘直肠息肉”过来的。下车前铁青着脸用怨恨的眼神最后瞥了那电视一眼,心里琢磨着不知道这医院给了移动电视多少钱。

倘若真的没什么可播放,请您欣赏,自然风光,动物世界,都是很好的内容。认为有东西总比没有好,就肆无忌惮的重复广告,简直是愚蠢至极的想法。

正如昨天在鼎好陪一个朋友装机,面对如苍蝇一般嗡嗡作响挥之不去的推销导购,我终于矜持不住斯文,“你们谁家我也不去,真讨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