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流氓软件以及其它

最近有两件事炒的很火。

一是夜宴终于出炉了。骂声一片。大有连冯导都堕落了的呼声。

二是奇虎和雅虎关于流氓软件的口水仗打得不亦乐乎,近日风闻又有民间组织起诉所谓流氓软件。

刚好前些日子和网友在论坛上讨论国内软件业的盗版情况,心理颇有些感慨,觉得这林林总总的背后,很多东西都是相通的。

影视作品和软件具有很多类似的特性,比如其物理载体的价值可以极低,可以通过互联网传播,可以相当容易的进行盗版。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认为影视作品是一种特殊的软件。这使中国的电影产业和中国的软件产业具备了相似性。

无论是电影还是软件,都必须在商业性、艺术性和大众性之间取得一个平衡。这是目前我们生活的时代所决定的。创作者追求艺术性,投资方追求商业性,受众认可大众性,这种制约在某些情况下是一种完美的平衡,在另外某些情况下就会变成一种无奈的悲哀。比如中国的电影,还有软件。

尽管可以找到很多理由,比如还是国民收入太低,影片或者软件本身的素质太差等等等等,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年来,国人已经被惯坏了。我们已经习惯了免费享用这些可复制的二进制数据。从而把电影人和软件人推到了一个尴尬的境地。一方面,他们有自己追求艺术的理想,另一方面,他们不得不在现实世界中生存下来。

既然不能直接从使用者上收费,于是,越来越多原本不属于电影或者软件的东西进入其中,比如广告。于是就有了冯导每次贺岁片中不断增加的广告品牌,于是有了越来越流氓的国产软件。

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消费品具有取悦消费者的倾向。这种情况下,消费品的发展方向是否良性,取决于消费者的水平。

在整体消费文化低下的中国市场,好产品很难做。市场竞争的结果,是越俗的产品,拥有越好的销量,能够攫取越多的利润。这点上,史玉柱的脑白金、征途,神舟的电脑,盛大的传奇,韩国的三星电子以及大量泡菜网游深谙其道,赚到了大票的银子。很多早期社区的转变,比如猫扑元老与小P孩竞争的失败,也缘于此。很多国际品牌到了中国市场的水土不服,最终都选择了降低自己产品在中国区域的品质来提升价格竞争力,也缘于此。

或许,这个阶段是成长过程中的必经阶段。但是,自己种的苦果,自己总归要尝。如果今天的流氓软件以及外贸化的中国电影还不能警醒我们,那么明天,我们必将尝到更多的苦头。对于历史的欠债问题,“人间正道是沧桑”,是取不得巧,偷不得懒,更躲不过的。今天我们对于自己的继续放纵,只会最终扼杀我们自己的产业。

正如一个不太恰当的例子:一个小孩子,生在中国,但是成长过程中,中国人不但饿他的肚子,还要讥讽嘲笑他,那么可以想象,最终的结局,不是这个小孩子死掉,就是这个小孩子走掉。

真是应了那句台词:“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