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30日

东京印象——休假

从 7 月 21 日在成田机场着陆到今天已经两个多月了。在东京工作的这两个月,有个很深刻的感觉,就是假期多。

和国内类似,日本也有每年三次的长假:元旦一次,五一左右的时候一次,还有就是八月份一次。和国内不同,日本如果说是五天的长假,那就是实打实休息五个工作日,算上两头的周末,休息时间能够长达 9 天,实在是很爽。相比之下,国内虽然号称“长”假,实际上却只有三个法定休息日,其它都是挪用附近的周末,算不得真正的假期。

除了长假,日本的单个假日也不少,而且名目五花八门。比如敬老日、海洋日等等,甚至秋分也专门放假一天。更为可贵的是,日本严格执行了“周末休息时间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但凡碰上这种公共假期和周末重合,必然会延至下一个工作日。今年就比较凑巧,上面提到的三个假都和周末重合,于是周末就变成了三连休,九月最后两周甚至连续两个三连休,实在是爽。不说别的,这样制定的休假规则,真真切切让普通民众感受到政府是以民众的利益为出发点的。

类似的还有香港,香港在中秋节会放假一天。考虑到中秋时候,大家的主要活动是在夜间,于是香港政府规定的中秋假期是在农历中秋节的第二天。这样,中秋之夜民众可以尽兴,第二天也可以休息。

这才是以人为本在制定政策,这样的政策体现了高超的执政水平。这非常值得大陆政府学习。倘若一项政策的出台(哪怕只是休假这样的琐事),如果让人感觉政府要么是在强行灌输某种意识形态(比如国庆必须从 10 月 1 号开始休),要么是在炫耀自己的行政权力,那么受伤害的则是政府的公信力。郑渊洁曾经写过:“当领导最爽的地方,不是在于你的决策多么英明,人民多么拥护;而在于无论你的决策多么愚蠢,人民也必须点头哈腰的执行。”从这个角度说,态度决定命运。

修订(2007-11-2):日本的公共假期也并非那么人性化。如果假期和周日重合,则会顺延至周一休息;如果和周六重合,就和周六合二为一了。

东京印象——银行

无论在哪个地方工作生活,都离不开跟那里的银行打交道。但是跟东京的银行(或者日本的银行都是如此?我并不确定),是件很不愉快的事。

先摆一个事实:初到东京的外国人,要在主流银行开户存钱,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所有的主流银行都要求外国人在日本至少生活六个月具备开户的资格。听起来很无厘头,毕竟我把自己的血汗钱存到银行,本是银行受益的事情,更不要说日本执行的存款利率趋近于零。

于是,刚刚落地的外国人(尤其是外国“民工”兄弟们)只能选择一些非主流银行——比如我,在公司总务的建议下,选择了新生银行——通常,选择这些银行要承担以下不便:营业网点少,银行破产的风险更大(所谓新生银行就是不久前日本政府拨款救活的银行),在很多 ATM 上取款甚至查询要承担手续费等等。

但是,即使是新生银行这样在我们眼里“下三滥”的银行,在面对外国人的时候也是一脸的不屑。我去新生新宿店开户的时候,被告知没有手机是无法开户的,幸亏新宿这地方卖手机的也多,幸亏在东京买手机没有要求必须有银行帐号才能买(我们翻译之前一直生活在大阪,她印象里买手机是要先具备银行帐号的。日本买手机属于合同服务,其实买手机要求有银行帐号反倒更加合理一些),否则形成一个依赖环,像我这样的外国人就只能傻眼了。

其次是信用卡。我对信用卡倒是没什么兴趣,甚至在国内我都从来不用信用卡。但是同事和翻译相继申请信用卡受挫(我们的翻译在日本学习,工作过)让我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相当一部分日本人眼里,外国民工实在是下九流的货色。

公司里的同事还好,跟他们谈论起这个事情,多数人甚至很惊讶,这表明他们从来没有关注、思考过这个事情,也就不会有意的鄙视你。但是银行不同。日本同事给我们分析说,银行对我们的这种态度,大抵和对待日本本土“流浪族”差不多,都是信用极差的一群人。这类人申请信用卡,堪比登天。

给信用差的人制造种种困难、不便,造成信用度低的人生存成本上升,本来是件好事。近年来国内泥沙泛起,相当程度上也和出卖信用的成本太低有关,所以国内一直要倡导诚信。但是以一个人的国籍、肤色、入境时间长短等而不是他的行为本身来断定信用程度,未免不可理喻。而日本银行做法,更是将这种荒唐白纸黑字写入条款,政策上赤裸裸的歧视你。

这种歧视来源于何样的情感——强盛之后的民族优越感?抑或是对于过去自卑形象的强烈反弹?——我不得而知。但我可以感受到的是,日本虽贵为发达国家之一,但其距离“大国”还有相当漫长的路要走。胸襟不够开阔,头脑不够宽容而造成的选择性失明,对于日本人自己有百害而无一益(日本巨头在大陆多数经营惨淡,跟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态度逃不开干系)。

亚洲最为发达的日本尚且如此,就更值得国人警惕。今天,中国大陆极端民族主义思想抬头,很有当年韩国崛起时的架势。当然,自豪感对于任何一个民族都是不可或缺的凝合剂、兴奋剂,但凡事有度,真正想成为“为天下先”的大国,宽容、大气的国民气度必不可少。

修订(2007-11-2):新生银行似乎并非如前所述的那般不堪。新生银行貌似是日本第一家聘请外国人做 CEO(貌似实际上也是外资控股,详情见此)的银行,服务在日本的银行中还算“时尚”,据个人使用感觉,虽然新生银行网点少,但是新生的网络银行功能还是相当齐备和方便的。

2007年9月22日

东京游戏展

9 月 20 日,参加了生平第一次游戏展。而且很幸运的是,作为“业内人士”,可以在游戏展的 Business Day 拿到第一手资料,同时也免去了公众开放日人山人海的苦恼。

可是虽然还只是面向“业内人士”开放,人数之多还是出乎我的意料。日本游戏产业确实发达,甚至会给人这样的幻觉——只需要“业内人士”自产自销,就能支撑这个行业不被饿死。这样的行业氛围,国内在短时间内是难以企及的。

硬件厂商,像微软和 SONY,以试玩为主,尤其 SONY,试玩机器之多令人乍舌。软件厂商,如 KOEI、KONAMI、SEGA、CAPCOM 等等,则更多的是大屏幕大魄力的游戏画面展示,而且多有小型活动,让玩家感受置身游戏之中的气氛。比如 KONAMI 主推的合金装备 4,把大家拉到小黑屋里,找些个军官士兵打扮的进行任务简介(其实就是培训怎么玩),中间像模像样的安排了一些小剧情,比如屋里有叛徒,拉出去枪决,HQ 遭到袭击,巨大的爆炸声(真的是震耳欲聋,我军训的时候参加过实弹射击,这里音箱的分贝值和真枪没有差别)和烟雾等等,形式蛮丰富。只不过参加类似的活动大都比较耗时,而且需要排很长的队,一天下来不吃不喝,这样的活动估计也不能完全都参加上。

照片很多,就不在这里贴了,想看的话点这里

2007年9月7日

看下一个是谁?

紫田蓝芒事件之后,前几天上海外高又出事了。

倘若只是整顿涉黄网站倒也情有可缘,但是政府目标似乎不仅于此。包括 BBS、BLOG、论坛等等在内能够发出声音的地方,才是整顿的关键。政府(或者说,应该是我们的党)似乎正在为十七大的胜利召开营造一个美好和谐的言论氛围。也难怪,从南大小百合事件之后,互联网越来越受到公权力掌握者的关注和关照。

据信,这一轮整肃是十部委联手整顿互联网,范围之大,力度之强,手段之狠,前所未有。大有宁可错杀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网的架势。

于是,linuxfans 挂了,linuxsir 挂了,pcinlife(前 GZ)也挂了,互联网界哀鸿遍野,人人自危。我仿佛置身于一个白色恐怖的噩梦,看见一群手里拿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遥控器的领导,面对一幅中国地图,看到哪里稍不和谐,就动动按钮,将那里夷为平地。

幸好这一切都发生在虚幻的网络世界,广大人民群众依旧可以每晚七点感受祖国明媚的阳光,十七大,也终将是圆满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带领全国人民走向幸福的大会。而你们这些“不和谐”的小众群体们,看下一个倒霉的会是谁?

2007年9月5日

发现 urxvt 一个小问题

这几天用下来,发现 rxvt 系的 terminal 有点小问题。之前说过,rxvt 速度快,是指的图形界面上。但是键盘响应方面,就不那么敏捷。比如找一个超大的文本文件(几万行),cat 一下,字符飞速掠过的同时,键盘相应也变得迟钝,以至于连 ctrl-c 这样的中断都难以响应,实在不能不说是一点点缺憾。

2007年9月2日

卸载 laptop-netconf

闲来无事的时候,会在 linux 下尝试很多新软件。有些软件装上玩玩觉得不好,就会顺手删掉,因此也养成了在 ubuntu 下 purge 的习惯,即连同软件的配置文件一同干掉,斩草除根。

laptop-netconf 倒不是装上玩玩觉得不好的软件,而是因为现在有了更好的 NetworkManager,不再需要它了,更何况少了它系统启动的时候还能少一项服务。于是前些天毫不犹豫的删掉了,顺手 purge 了一下。

平安无事,直到第二天早晨。开机,登录,X 启动异常,黑屏。切换 console,查看 /var/log/X.0.log(具体文件名记不清了 :P),未发现异常;检查 ~/.xsession-error,未发现异常。

一时有些懵了,想不出还有什么原因所在,重启,故障依旧。

幸而 ubuntu 启动时可以选 recovery mode。观察启动时的显示,发现网络初始化失败。赶紧检查 /etc/network/interface,是一个仍旧指向 /etc/laptop-netconf/interface.xxx 的符号连接。难怪,这样网络彻底瘫痪,连 loopback 都没有,X 自然启动异常。

干掉这个符号链接,touch 一个新的 /etc/network/interface 文件,重启,故障排除。顺便也检查了一下 /etc/resolve.conf 以防万一。

东京印象——行

这次来说说我对东京交通的印象。首先要明确的是东京是个很大的城市。以位于市中心的地铁环线(JR 山手线,这条环线铁路全程时间大概一个小时,和北京的环线地铁相仿)为中心向外发散,几乎所有方向上都有其他线路向外延伸,而这些线路的全程行车时间通常都在一个小时以上。大概就相当于把北京的环线地铁作为圆心(好大的一个圆心哪),以一线地铁为半径画一个圆的感觉。

东京交通是以其四通八达的城市铁路网为支撑的,这和北京以环状公路为骨干的交通设计很不相同。繁华的新宿车站,多条城市铁路在此汇合,错综复杂,停车站台竟有上下六层之多,在这里换乘即使是初到东京的日本人也是颇晕头转向的事,更不要提不懂日语的外国人。




(这就是新宿车站,16 个候车月台,上下六层,无论何时来到这里都会不由自主的感到紧张)

之所以说城市铁路是东京的交通支撑,是因为在这里,乘坐城市铁路是普通市民最经济实惠快速的交通方案。通常,地铁的基础票价在 120 ~ 160 日元(东京除了国有地铁线路,还有大量的私营地铁公司,所以票价并不统一),30 分钟左右的行程,票价在 220 ~ 280 日元上下。而同样里程的出租车,恐怕价格已经要几千日元了。

与城市铁路相同的,东京的公路也是“纵”向发展,即向多层方向发展,而非类似北京的“横”向发展。即使是连接羽田国际机场到市区的高速公路,也只有双向四车道,市区内的很多道路甚至只有双向双车道。相比于发达的铁路交通,东京的公路交通效率很低,而且价格昂贵,因此通常都被用来运送货物,而非市民。这也导致了东京出租车的昂贵。估计在东京出行,打车是件很显示身份的事情。同样的,大宗物件的运费在东京也很贵。一张写字台,十几分钟的车程,运费竟然高达 1500 日元,合人民币接近 100 元。







(这样的多层公路在东京市区随处可见)

连接日本城市之间的交通形式就是著名的新干线了。从东京到大阪,新干线列车运行 2 个小时左右,票价大概在 5000 日元上下,不知道这个距离的日本国内支线航线价格是多少。

以上只是一个多月以来的一点感受,既不详细也不全面。只是给从国内初来东京的朋友打个预防针。毕竟,习惯了北京 2 毛钱一趟的公车会觉得这里的地铁很贵,在国内习惯了打车到了这边也会很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