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印象——银行

无论在哪个地方工作生活,都离不开跟那里的银行打交道。但是跟东京的银行(或者日本的银行都是如此?我并不确定),是件很不愉快的事。

先摆一个事实:初到东京的外国人,要在主流银行开户存钱,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所有的主流银行都要求外国人在日本至少生活六个月具备开户的资格。听起来很无厘头,毕竟我把自己的血汗钱存到银行,本是银行受益的事情,更不要说日本执行的存款利率趋近于零。

于是,刚刚落地的外国人(尤其是外国“民工”兄弟们)只能选择一些非主流银行——比如我,在公司总务的建议下,选择了新生银行——通常,选择这些银行要承担以下不便:营业网点少,银行破产的风险更大(所谓新生银行就是不久前日本政府拨款救活的银行),在很多 ATM 上取款甚至查询要承担手续费等等。

但是,即使是新生银行这样在我们眼里“下三滥”的银行,在面对外国人的时候也是一脸的不屑。我去新生新宿店开户的时候,被告知没有手机是无法开户的,幸亏新宿这地方卖手机的也多,幸亏在东京买手机没有要求必须有银行帐号才能买(我们翻译之前一直生活在大阪,她印象里买手机是要先具备银行帐号的。日本买手机属于合同服务,其实买手机要求有银行帐号反倒更加合理一些),否则形成一个依赖环,像我这样的外国人就只能傻眼了。

其次是信用卡。我对信用卡倒是没什么兴趣,甚至在国内我都从来不用信用卡。但是同事和翻译相继申请信用卡受挫(我们的翻译在日本学习,工作过)让我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相当一部分日本人眼里,外国民工实在是下九流的货色。

公司里的同事还好,跟他们谈论起这个事情,多数人甚至很惊讶,这表明他们从来没有关注、思考过这个事情,也就不会有意的鄙视你。但是银行不同。日本同事给我们分析说,银行对我们的这种态度,大抵和对待日本本土“流浪族”差不多,都是信用极差的一群人。这类人申请信用卡,堪比登天。

给信用差的人制造种种困难、不便,造成信用度低的人生存成本上升,本来是件好事。近年来国内泥沙泛起,相当程度上也和出卖信用的成本太低有关,所以国内一直要倡导诚信。但是以一个人的国籍、肤色、入境时间长短等而不是他的行为本身来断定信用程度,未免不可理喻。而日本银行做法,更是将这种荒唐白纸黑字写入条款,政策上赤裸裸的歧视你。

这种歧视来源于何样的情感——强盛之后的民族优越感?抑或是对于过去自卑形象的强烈反弹?——我不得而知。但我可以感受到的是,日本虽贵为发达国家之一,但其距离“大国”还有相当漫长的路要走。胸襟不够开阔,头脑不够宽容而造成的选择性失明,对于日本人自己有百害而无一益(日本巨头在大陆多数经营惨淡,跟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态度逃不开干系)。

亚洲最为发达的日本尚且如此,就更值得国人警惕。今天,中国大陆极端民族主义思想抬头,很有当年韩国崛起时的架势。当然,自豪感对于任何一个民族都是不可或缺的凝合剂、兴奋剂,但凡事有度,真正想成为“为天下先”的大国,宽容、大气的国民气度必不可少。

修订(2007-11-2):新生银行似乎并非如前所述的那般不堪。新生银行貌似是日本第一家聘请外国人做 CEO(貌似实际上也是外资控股,详情见此)的银行,服务在日本的银行中还算“时尚”,据个人使用感觉,虽然新生银行网点少,但是新生的网络银行功能还是相当齐备和方便的。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