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bug 故事一则

Z 同学曰,“最差的鼠标也比最好的touchpad更有益身心健康”。于是我搞了个无线鼠标回来。

发现 archlinux 不认,指针纹丝不动。

我的脑袋开始飞速运转 debug 起来:
  1. lsusb 能够看到设备。
  2. 偶然发现鼠标按键都识别。
  3. 将鼠标换到另一台机器上,确认鼠标没有问题。
  4. 重新插回来,tail 一下 xorg 的日志,发现认到了鼠标,但是被认成两个设备——一个键盘,一个鼠标。
  5. 由此看来,“认成两个设备”最可疑,但是估计要 hack 出个所以然来比较耗时间,决定先吃午饭。

正刷碗呢,妻在里屋喊,“你这鼠标用着没什么问题啊。”

赶紧跑来看。

原来这种激光鼠标无法用在透明玻璃上(仔细看上图),妻 debug 的第一反应是——找个鼠标垫。

评论

匿名说…
从这篇文章得出一个道理:沟通是高于技术滴~
匿名说…
这个说明你没怎么用过光电鼠标
lyman说…
@shunz.net

确实,记得早期红色激光鼠在某些不支持的表面还能勉强晃一晃。没想到会有“纹丝不动”的情况。所以当时就是没有注意、没有想起、更没有怀疑到“透明玻璃”这个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