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4日

写在 0x20 岁

『在苍茫的天底下感觉自己的渺小』

0x11 岁那年出赛香港,看清了自己其实是井底之蛙。于是在某个阴郁的下午凭窗发呆被同学问到时,我这样说。后来这句话被自己不断印证。

大二的时候搞砸了 W 同学介绍的 access + vba 就能搞定的私活,以至于我一直对 W 同学怀有一份愧疚。

第一份工作凭大舅的关系侥幸进了一个一群 geek 凑在一起的公司,才知有 emacs,有 ruby 和 perl,才得其门而入 linux 这个充满力量的迷人世界(之前只会从中关村买些 RH8/9 的光盘装上后发呆)。

然而这也是我成长最快的几个时期。

『计算机技术其实是个倒三角,越往核心内容越少』

毕业出来找工作面某个 ERP 公司时,最后一面的 CTO 语重心长的对我这样说。

我被深深的震撼了。他是那个满眼 web 的浮躁年代里唯一点化我专精路线的人。虽然我并没有去那家公司,也从未记得过他的名字,但我记住了并试图践行他的话。

于是我做过 ERP,做过游戏,现在正在做搜索,但我知道我真正醉心的是硬盘、内存乃至寄存器之间那些 bit 的神奇流动。

『你做的工作你喜欢,这其实很奢侈』

在东京工作时,一起吃饭的朋友这样跟我说。

朋友不是学习好的类型,也不是家庭富裕的类型。朋友夫妇靠刷盘子和在 24 小时便利店打夜工完成学业并留在东京工作。所以在他们眼里,如我这样喜欢捣腾计算机,甚至连日语都不用会就可来日本工作且收入不菲,简直逍遥赛神仙(是啊,又有谁会喜欢整天刷盘子长期熬夜呢)。

但我可能只是个固执的人,小时候碰巧喜欢上了计算机。0x20 岁了仍在一线编码,依旧喜欢。至于自己喜欢的事情能赚到钱,实在是命运垂青。不知道这样的幸运能不能持续到 0x40 岁。

『love yourself first』

电影 Mary and Max 里,Max 手里拿着这样一块饼干。

没有人是完人,所以我可以原谅任何人,却不包括自己。

0x20 岁,我看到自己身上越来越多难以克服的弱点:犹豫,退缩,轻度抑郁。我为这样的自己能否给妻子儿子一个美满的未来忧心不已,为这样的自己能否给父母一个幸福的晚年忧心不已,我无法原谅忧心忡忡却不知如何改进的自己,只能以为终于委屈牺牲了自己,便就是爱。可是却从未仔细想过,如果不会爱自己,要如何会爱别人。

从 0x20 岁开始,学会爱自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