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

前阵子终于将妻连同少爷们接到身边,一家人团聚了。这次和妻的分离,不严格计算下来长达 618 天,创下了我们相识以来的记录。

结果现在就睡眠严重不足了。

段子说『谁发明了婴儿这种外星生物,完全无法沟通,裸机一部,没配任何文档。待机极短,2小时一充,且耗电量惊人,且无法退货更换走三包,随机需要大量周边配件,且铃声很烦,且需要自己慢慢摸索着安装语音系统、操作系统,且还限购哦』,真是所言不虚。

相比之下,工作上的烦心事都是毛毛雨。

曾经年会上有『某某为了项目牺牲小我经常加班结果出世不久的孩子都不认识他了云云』的宣传,把台下一干不经世的码农青年感动得一塌糊涂。此时此地,如果我再做评价,大概会是:『这厮显然避重就轻,不负责任,价值观大大的有问题』。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