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一个同事走了。今天应该是头七。
跟他相识很早,那时他还是实习生。后来相忘于江湖,虽然还是同事,却基本没怎么打过交道。印象里始终是那个真诚的腼腆的大男孩。
这里是他最后的文字。其实每个心灵都有柔软的一面。
今天应该是头七,无以为祭。谨聆一曲『我用所有报答爱』,故人如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