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5日

今天办了件傻事

妻也要来日工作,正在做公司的 Pilot Project(属于入门项目吧),最近跟老板 email 来往频繁。只是最近一封 email,妻迟迟没有回复。今天跟她提起,说根本没收到。我连忙检查了一下邮件,确实,老板抄送给了招聘列表、QA 头头、PM 头头、技术头头等等,唯独没有妻的地址。百密一疏,谁都有犯错的时候。

于是我不假思索,原封不动的引用了原来的邮件,填上了妻的地址,告知老板上次忘了写妻的地址,发了出去。

刚发完,妻就告诉我,这个邮件应该由我们老板来发。当时并没在意,晚上回来才反应过来。

领导终究是领导,无论是虚荣也好,职务需要也罢,总归是要那么点权威的。古今中外,贤主暴君,莫不如此。我这一封信出去,等于是告诉所有收件、抄送列表里的人,老板发信的时候犯了错误。没有什么比当众指出领导错误更“愚蠢”的做法了。

更好(婉转)一点的做法,应该是私底下通知领导,然后由领导发出更正邮件,这样事情就变成了领导自查自纠,谁也不会说什么,也显得领导事必躬亲,大家都还没发现,竟于百忙之中亲自找出了错误所在。

我没有读过李宗吾先生的《厚黑学》,但是回想起来,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本著名的争议书名。其实类似的道理传统文化中的儒家铺子里都有,只不过说的隐晦,需要个人有点悟性。应对洒扫,待人接物,是儒家必修的课程,只不过道理讲通了还要应用于实际,不那么容易。难怪孔老夫子要“日三省其身”,防不胜防啊 :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