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九月, 2008的博文

从来不曾想起,永远不会忘记

记得在初中写作文时曾因为写了这样的句子
…仿佛那样遥远,又那样切近…
而被语文老师批评。时至今日,我依然没能看出这样的句子有何不妥,只是以为这样的句子可能有点矫情。

后来再次看到类似的句子,就是标题这句。是在艺术人生采访童子荣的那期节目里,童老师的粉丝们在演播室现场拉起的巨大横幅上。

直到前两天,突然想起两句歌词
竹子开花咯喂
咪咪躺在妈妈的怀里
竟然夜不成寐。于是上网,感谢 youtube,居然能够找到如此珍贵的视频




程琳这个名字好熟悉啊!于是一发不可收拾,一路追索下来,竟翻出了侯先生的名字。这才发现,包括这首“熊猫咪咪”在内许多我耳熟能详的歌曲,竟然都出自侯先生之手。

比如曾经红极一时却突然销声匿迹的“龙的传人”。




还有这首被无数人翻唱过的“酒干倘卖无”。标题这句话,应该最早就是出于此处。




人如其歌,侯先生是性情中人。我至今仍认为侯先生是当年广场上几个头头里面说话靠谱的一个。

“很多人说,广场上有两千人被打死,或者几百人被打死;在广场上有坦克碾轧学生撤退的人群,等等。”

“我必须强调,这些事情,我没有看见。那么我不知道别人是在哪里看见的,我是六点半还在广场上,我一点都没看见。”

“我一直在想,我们是不是需要用谎言去打击那些说谎的敌人,难倒事实还不够有力吗?那么如果我们真正使用了谎言去打击说谎的敌人,那只不过是满足了我们一时的泄恨,发泄的需要而已。这个事情是个很危险的事情,因为也许你的谎言会先被揭穿,那么之后的话,你再也没有力量去打击你的敌人了。”


程琳说,侯先生应该被授予华语音乐的终身成就奖。对于我来说,即使没有人颁这个奖,他也是无冕之王,无情可矫——“从来不曾想起,永远不会忘记”。

自食其果

近日读 Gerald M. Weinberg 的《咨询的奥秘》,看到这段“福特基本反馈公式(Ford's fundamental feedback formula)”比较有趣,摘抄至此。


据传说,有一次亨利·福特就怎样阻止河流被工业化工厂污染的问题而被国会召见。福特对所有国会所考虑的复杂的立法不屑一顾,他提出了一条简单的法律,可以“一劳永逸地结束河流污染”,国会没有通过这项法律,但是它的两个部分却值得记住:

1,人们可以为任意目的从任意水域取任意多的水。
2,人们必须将相同数量的水返还到他们取水地点的上游。

换句话来说,人们可以对水资源做任意想做的事,但前提是他们自己必须伴随着随之产生的后果生活。


换成地道的中文表达,就是必须保证自食其果。

这其实还是个公平原则的不同表达。正如权利义务必须公平,风险收益必须公平,行为与后果也必须公平。如果用这样的基本思想来建立质量监督体系,大概就会避免很多问题——质检总局的领导们,大抵是不喝三鹿奶粉的。

东京都议会的广告

图片
这是一张偶然在电车上看见的广告。

大意是通知一下本年度的东京都议会(大概相当于省级人大吧)第三次例会的日程,以及各种获得本次会议更多内容的渠道(直播的电视频道、网址及问讯电话)。

回忆我在国内亲身经历的民主生活,虽然从小就被告知是国家的主人,但是快三十年了,只在本科就读的时候行使过一次当家做主的权利——在三个不认识的人当中选两个。依稀记得那年某外系同学希望当选区人大代表而四处活动,结果是 bbs 上发的帖被删,据传本人也被学校警告。至于后来我们选上去人主张什么,又干了什么,鬼知道。

何患无辞

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很热闹。

当事人方面

三鹿:不法奶农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

网友妙评(出处不详):

三鹿:奶农干的
奶农:奶牛干的
奶牛:草干的
草:艹……


政府方面

卫生部:三鹿集团应该承担很大的责任

质检总局

质检总局副局长 蒲长城

  刚才这位朋友说到,在质检总局的网站上看到了有关消费者的投诉。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今年6月份确实有一个食用了三鹿奶粉的消费者投诉,说食用三鹿奶粉造成了对身体健康的影响。我们负责在网站上答复消费者提问的,及时给了回复,希望他详细提供相关的信息,以便我们进一步详查。遗憾的是,后来我们再没有得到较为详细的信息,也没有再得到回复。


这个 6 月份的投诉就是在说这个吧(注:提问正文文末的“留言已隐藏”字样为快照保留之原文,以白色隐蔽……本引述予以保留):

问:
6月初,在湖南省儿童医院,6个月婴儿得肾结石!8个月得肾结石!10个月又是肾结石?天哪!!!共有5名婴儿同样的病,更巧是同样一直食用一种奶粉。
实属罕见病例,医生表示可能是奶粉问题导致结石,可能是钙和磷的成分。
问题1,医院有首例病例就应该调查原因,对症下药?
2,6月8日投诉该奶粉公司,6月12日才有有关负责人去医院看望,这就是大公司的效率?
3,有投诉工商部门,是不是应该引起高度重视,彻查此事?肾结石—可能导致肾衰竭,根本就没有救的。
4,6月25日该奶粉公司还没有给出结论,一直拖下去,受害的就只有消费者,可怜的就是婴儿。
6月大小孩父亲 瞿先生 13786359388
婴儿每天哭,医疗费用昂贵家庭负担重
三鹿奶粉 有婴儿结石作为证据
急急急:
1,调查奶粉问题,作为消费者,作为妈妈,希望奶粉赶紧下柜,并对造成伤害的亲属公开道歉赔偿。
2,通过媒体告知,一直服用三鹿奶粉的婴儿去医院检查。
3,国家有关部门应该制定标准,在钙和磷的含量上
请尽快查清奶粉是否有问题,为避免更多婴儿得此病留言已隐藏

答:
请你提供问题奶粉的详细信息,以便我们调查处理。


猜测:高大全们都很忙,手机号还不够详细。

总评:有钱大家赚,黑锅我不背。

两个链接

图片
原帖已 404,立此存照(google 的快照,请自行爬墙)。

20080724-6021-28494+aqsiq.gov.cn


20080630-1622-25262+spscjgs.aqsiq.gov.cn


总理说: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

giplet 更新到 0.1.3

giplet 作用很简单,在 gnome-panel 上显示当前 ip。对我来说,其主要意义在于,当桌面因某种原因死锁(比如说,连键盘都失去响应)了之后,想尝试通过其他机器 ssh 过来杀掉捣乱进程时,不至于因为不知道动态分配的 ip 而束手无策。

然而一直到 0.1.2 之前,giplet 都只能设定一个 interface,要么有线,要么无线,像我这种有线无线经常混用情况,就有点麻烦——频繁更改 interface 吧,不是办法,而且时常会忘记;放两个 giplet 吧,panel 又太挤。

昨天突然心血来潮,翻来了 giplet 的源码看了看。要实现从多个 interface 获得 ip 很简单,几分钟就搞定了(赞 python,上手难度几乎为零),做了个 patch 给 Erik(作者)。

今天收到 Erik 回信,他现在没时间管这摊(也难怪,0.1.2 发布都已经是 2006 年的事了),于是我被加入到了 giplet 的项目中,打上我的和 yanik 同学早在 4 月份就提交的 patch,0.1.3 就这样诞生了。

这个版本的 giplet 主要更新有三:

1, 修正 about 窗口 close 按钮无效。
2, 增加拷贝 ip 到剪切板。
3, 支持设置多个 interface(空格分隔),giplet 将显示第一个可用的 ip。

看起来用 python 写 UI 很爽,有空应该多关注一下。

弱民无民主

零、引

niobe 的好文“民主是什么”,应该是 2006 年之前的老文了,我今日才偶得拜读,实在相见恨晚。

1933 年的德国和 1936 年的美国,为何会作出截然不同的选择?难道仅仅是因为德国人“轻易相信了希特勒的承诺”,而“美国人可不是这么考虑问题的”么?

一、博弈

我们都知道弱国无外交。大家能坐下来谈,靠的是实力(请回忆联合国五大常任原子弹)。民主也一样。大家坐下来投票、选举,靠的也是实力(这个实力是什么,稍后再说)。所以,所谓民主其实是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产生的一种博弈模式。如果这种势均力敌的形势被打破,那么博弈的规则也很可能会被改变,民主制度就会被削弱、甚至可能彻底失去其制约能力。

二、实力

既然大家都是文明人,那么对于参与民主博弈的人来说,实力基本上等于智慧。

那智慧又是什么呢?假设大家的智商都没有问题,那么智慧程度的高低则大抵取决于信息的对称程度——即如果你不笨,却做了蠢事,则多半是着了信息不对称的道(大部分情况下,就是被人骗了)。

这里举一个不太恰当的例子:你在民主活动中的判断,好比是在做算术题——例如 3 * 7 = 21——你的判断正确与否就在于能否得出正确的结果 21。那么,想要得到 21,就要求你至少知晓两类信息,一是乘运算法则,二是参与计算的数字。这就是判断信息是否对称两个要素,即规则信息和数据信息,二者缺一不可。

三、分布

回到民主的讨论上来。前面说过,民主博弈的前提是参与者实力的势均力敌,而实力又约等于智慧,那么,用统计学的方法来描述“势均力敌”,就可以概括为(不懂方差为何物的同学请自行补课)

民主制度能否正常运行,要看参与者智慧的分布情况。这个分布的期望值或许鲜有意义,但是方差绝不能太大。


1933 年的德国,出了希特勒这么个人精,智慧分布的方差陡然增大,民主制度轰然崩溃。

1936 年的美国,罗斯福、大法官、提起诉讼的公民、推波助澜的律师,个个都是人精,虽然智慧分布的期望值很高,大家也斗得其乐无穷,但方差却不大,民主制度故无大碍。

四、对策

对于一般民众来说,管他是民主博弈还是其他什么博弈,实力不济的总是吃亏更大的一方。所以当务之急还是提高实力。

如何提高实力(智慧)呢?智商或许是很难改变的,那么根据第二节的分析,剩下的就要看信息对称与否了。这里简称玩信息不对称的参与者为骗子,防止信息不对称给自己造成的劣势,换句话就是要增强识别骗术的能力。

高级一点的骗子玩规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