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不曾想起,永远不会忘记

记得在初中写作文时曾因为写了这样的句子
…仿佛那样遥远,又那样切近…

而被语文老师批评。时至今日,我依然没能看出这样的句子有何不妥,只是以为这样的句子可能有点矫情。

后来再次看到类似的句子,就是标题这句。是在艺术人生采访童子荣的那期节目里,童老师的粉丝们在演播室现场拉起的巨大横幅上。

直到前两天,突然想起两句歌词
竹子开花咯喂
咪咪躺在妈妈的怀里

竟然夜不成寐。于是上网,感谢 youtube,居然能够找到如此珍贵的视频




程琳这个名字好熟悉啊!于是一发不可收拾,一路追索下来,竟翻出了侯先生的名字。这才发现,包括这首“熊猫咪咪”在内许多我耳熟能详的歌曲,竟然都出自侯先生之手。

比如曾经红极一时却突然销声匿迹的“龙的传人”。




还有这首被无数人翻唱过的“酒干倘卖无”。标题这句话,应该最早就是出于此处。




人如其歌,侯先生是性情中人。我至今仍认为侯先生是当年广场上几个头头里面说话靠谱的一个。

“很多人说,广场上有两千人被打死,或者几百人被打死;在广场上有坦克碾轧学生撤退的人群,等等。”

“我必须强调,这些事情,我没有看见。那么我不知道别人是在哪里看见的,我是六点半还在广场上,我一点都没看见。”

“我一直在想,我们是不是需要用谎言去打击那些说谎的敌人,难倒事实还不够有力吗?那么如果我们真正使用了谎言去打击说谎的敌人,那只不过是满足了我们一时的泄恨,发泄的需要而已。这个事情是个很危险的事情,因为也许你的谎言会先被揭穿,那么之后的话,你再也没有力量去打击你的敌人了。”


程琳说,侯先生应该被授予华语音乐的终身成就奖。对于我来说,即使没有人颁这个奖,他也是无冕之王,无情可矫——“从来不曾想起,永远不会忘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