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忆──代价

很多时候,为了避免那些并不知晓的后果,人们会付出更大代价。这是因为他们对未知的后果充满了恐惧,而甘愿承受更大的、已知的代价。这样的桥段惯用于爱情悲剧当中,赚尽唏嘘。但我却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那是小学大概二三年级,我的家还在郊区,于是为了上学方便,我就寄宿在了外公家里。而这段故事,就发生在那段时候。

小时候我的身体条件很好,获得体育老师的垂青,而推荐我加入了区速滑队。因为在区速滑队的队员来自各个学校,我在那里的时间并不长,加上年纪很小,人又内向,因此并不知晓大多队员的名字。W同学便是我在速滑队一起训练的,来自同一个小学队友,我虽然记得他的面孔,但却不知道他的名字,便索性仍旧用W同学来称呼了。

那是一个冬季的中午,我照例回外公家吃午饭。路上,碰到了这位W同学走在我前面。那时的我天真的以为,在速滑队一起跑圈的同学,他应该会记得我,便从后面悄悄跟上去,推了他一把,然后快步向前跑去。

W同学愣了一下,然后立即向我追来。大家都是速滑队的,以跑会友,大概是我的初衷。两人你追我赶,跑了一大段路。快到外公家的时候,我慢了下来,想好好解释几句。

不料W同学似乎充满了敌意,以为我体力不支,立刻冲上来报一“推”之仇。我惊愕。没想到W同学下手竟如此狠重。一场不打不相识的英雄会很快演变成了街头小流氓的斗殴。我很后悔事情演变成这个样子,一边应付着W同学的进攻,一边大声解释。只是W同学似乎只记住了之前我那一推,而对此刻我的解释无动于衷。

那时的我戴着东北人民喜爱的厚棉手套,绿色的布面,除了拇指之外其余四指都并在一起,两只手套还用布绳连在一起,挂在颈上,以防丢失。在与W同学的缠斗中,那根布绳缠住了W同学的胳膊。

我急于结束这场无谓的打斗,试图将布绳绕下。此刻,W同学说话了。

“告诉你,我胳膊有伤,你这样缠我胳膊,我找你妈赔医药费去!”显然,W同学认定是我的所作所为是要把他缠的更紧。然后,他一手拽住了布绳,保持缠绕的状态,一手拉我,“走,找你家长去!”

我呆住了。我万万没有想到一场就算是同学间的误会会扯到家长,更不会想到会牵扯到钱的问题。对于一个出生于只有八平方米平房的我来说,钱的震慑起到了关键作用。

于是,我做出了我认为是一生中最丢人的事情。

“好兄弟,有话好好说……”我几乎已经哭了出来,哀求他能不能使用其它方式来解决问题。“我家经济条件不好……”等等诸如此类,都被我说了出来。

“不行,就找你家长去!”W同学见这一招奏效,显然士气大涨,大有赶尽杀绝的架势。

我忘记了那个冬日严寒的中午,就在外公家不远的雪地上,我哀求了这位W同学多久。但是我的努力失败了。最终,我不得不带着这位W同学,敲开了外公家的们。

开门的是外公,很和蔼的老人。这位W同学此时士气正盛,居然见到大人仍旧理直气壮。

外公立刻收起了笑容。厉声道,你的胳膊坏了,哪里坏了?倒是我外孙的眼睛,被你打出了血,你要赔医药费!

那是我听过的最掷地有声的话之一。W同学则完全被外公的气势所压制,瞠目结舌,继而扭头就跑。而我哪里是眼睛出了血,不过是垂泪哀求时,哭红了眼睛而已。

从此以后,我没再和W同学有过任何来往。后来我放弃了在区速滑队的训练而改为参加计算机培训,回想起来这件事应该也有功劳。

W同学人品如何,我不想讨论。毕竟只是一件小事,用来评价人品未免太过偶然。但是,我却从中反省到了很多。比如,这世界上我并不是最终的防线,我后面还有爱我的人在支撑着我;比如,仅仅是为了不让W同学见到家长,我便已经付出了我的最高代价──男人的尊严。
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