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的最后一天

多数人可能都会在岁末感慨良多。而我,虽然总是自诩对微观事物是敏感的,但在宏观上,却后知后觉。

今天是 2007 年一月的最后一天。大风降温,虽然只是农历十三,月亮却出奇的圆且明亮。这两天来似乎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和 peach 的共进晚餐,听他难以掩饰雄心壮志地讲述 GameLoft 内部那如何活跃的公司文化;比如被人轮番问到未来规划;比如耳边越来越多的“作为一个男人,你应该如何如何”和眼泪;比如回想自己近三个月来一直做着很不感兴趣的事情,想尝试新东西却发现岁月催人老而带来的强烈的挫败感;比如重新拾起了本来也没什么用户的开源项目;比如本科的同学生了个可爱的女儿;比如老板把 MSN 昵称改成了三十而立……

于是,在千头万绪中消沉,并觉得十分疲惫。突然间有点领悟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却不得不感叹,做一个单纯的人为什么就那么难呢?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