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话

我一直以为“办证”这个词是底层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难登大雅之堂,只能用油漆刷在墙上。

看来我土了。摄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