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

距离上次去公共浴池洗澡,已经整整12年了。

1995年,家迁至龙东,从此,我告别了15年的在公共浴池洗澡的经历。曾几何时,那雾气缭绕、令人窒息的水池,是我童年不可或缺的一份快乐。

而今,与时俱进的吉化住宅取消了对居民的热水供应,于是那些没有安装任何形式热水器的家庭,比如我家,洗澡就再度成为一个问题。其实购买并安装一台热水器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父母生性节俭,平时不肯多花一分钱,而我回家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是大年二十九,似乎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于是,就像很多年前一样,和父亲去附近的公共浴池洗澡。只不过那时我坐在父亲大二八的后座上,而今是肩并着肩,并需要在路滑的地方搀扶一下父亲。

于是我见到了久违了的雾气缭绕、令人窒息的水池,闻到了只有在公共浴池才有的那种熟悉的味道。尽管今天的水比印象中干净了很多,但我却再也没有孩童时迫不及待的兴奋,和浸身其中的勇气了。

尽管12年没有重复这个过程,但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而然。周围大都是老人和孩子,大家不紧不慢的享受着沐浴的舒适和快乐。或许只有老人和孩子才有资格享受这种悠闲吧。从我进京求学之后,洗澡便已快餐化了。很多从南方来的同学,洗澡慢则半个小时,快则只有几分钟。在喷头紧缺的北航,悠闲地站在那里更会招来无数鄙视的目光。如今尽管毕了业,也有了工作,但是洗澡也仅仅是在四五个平方米的卫生间里,谈不上舒适,更要为了节约水费和燃气费而速战速决,远不如公共浴池般“云蒸霞蔚”、汗流浃背来得舒爽。

而今回想,从前流传下来的洗浴方式可能真的很健康。热水泡澡,舒筋活血,和中医“砭针灸药”四法中的“灸”法颇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互相搓澡,按摩经络,和“砭”法又不谋而合。我时常会想,自己童年直至初中时体魄一直强健,而仿佛就是从95年搬家,洗澡开始快餐化之后,便逐渐发福,并每况愈下了。

只是公共浴池,卫生条件实在难以控制。孩童无虑无忧,长大后却绝然无法对此视而不见。或许回头重拾今日倭人的做法,单人大木桶,才是正道。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