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6日

记忆衰退

长假以来,一直没有睡好。于是昨天早晨,在半睡半醒之间,有了这个奇怪的梦。

梦见自己又回到了初中的课堂。那是一天的最后一堂课,内容是背会一首古诗。那首七言绝句虽然只有区区二十八个字,却措辞诡异,以至于即使老师讲了好几遍,我仍旧没能理解其含义,或者说,我觉得那首诗根本就不合逻辑。

但是,下课之后,老师要求必须能够默写古诗才能放学回家。按说从小我就对自己的记忆力比较有信心,更何况这区区二十八个字,哪怕是死记硬背也应该可以侥幸过关。可是就是这区区二十八个字,这次我却无论如何也背不下来。于是噩梦开始了。

或许是上了大学之后就非常讨厌死记硬背,而且有了很大程度上忘掉那些自己不理解的事情的自由,因此刻意削弱了记忆能力。经常是在勉强记住出第一句七个字之后,后面的二十一个字就忘得一干二净,脑袋里只剩下了鲁迅的“挈妇将雏鬓有丝”、“城头变换大王旗”等几句奇怪的诗。

就这样,一次、两次,同学们陆续通过了测试回家。当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还是只能偶尔记住第一句七个字。我急了一脑袋的汗水,并在这个时候惊醒。

此时我终于体会到了当年所谓差生的境遇。有些看来很简单的事情,对于一些人来说,或许真的就是很难。这很难的背后,可能有种种不为我们所察觉的原因,比如不理解,不认可,或者更简单的,不应时。他们所需要的,可能只是更多一点时间,更令人信服的一些解释,或者,是他们更加有自己的想法而选择了拒绝接受。

世间的路本有无数条,所谓猫有猫道,狗有狗道。我相信这是人生而应该获得的基本自由之一。当我们利用自己手里的强权规定了猫道才是正统时,难道要逼所有的狗都去跳墙么?
发表评论